前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周晓沛:寻访汗血宝马(上)
时间:2019-12-04 16:25:55   来源: 《我们和你们:中国和土库曼斯坦的故事》   发布:公共外交网



  上世纪70年代,我在驻苏联使馆工作时,就听说过土库曼著名的阿哈尔捷金马,即我国史书记载的“汗血马”,但一直未能前往寻访。苏联解体后,我有机会两次去土库曼斯坦,终于得以亲眼见证。

  

  2005年9月,时任中国驻中亚五国大使会聚阿什哈巴德。左起:时任驻塔吉克斯坦大使李惠来、时任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张延年、时任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周晓沛、时任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高玉生、时任驻土库曼斯坦大使鲁桂成。(图片来源:周晓沛)

  

  1992年1月,我随同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中亚,第一次来到新独立的土库曼斯坦。那次访问的主要任务是与原苏联各国谈判建交,一天一个国家,日程非常紧张。

  

  在交谈中,对方主人言必称他们引以自豪的两件国宝:一是“世界上最好的马”——阿哈尔捷金马,不仅形体美、速度快,而且通人性,土库曼人的祖先花了数千年时间才培育形成;二是“地球上最好的地毯”——蕴涵着突厥人审美情趣的土库曼地毯。无论在宾馆走廊,还是礼仪大厅,到处可见土库曼地毯、挂毯和精美的阿哈尔捷金马油画。临别时,土库曼斯坦总统亲手向我们代表团每个成员赠送一块他们的国宝地毯,以表达对中国政府最早承认其独立并最早建立外交关系的谢意。

  

  此行13年之后,我再次来到土库曼斯坦,终于有幸见到了心仪已久的阿哈尔捷金马。那是2005年,当时我在哈萨克斯坦工作。按照惯例,我们驻中亚各国使节定期在阿拉木图聚会,就地区形势及相关工作交换看法。我很想借机看看阿哈尔捷金马,便提出能否考虑换个地方开会,譬如土库曼斯坦。这个动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

  

  独立后的土库曼斯坦经济发展较快,社会政治稳定,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城市建设也很洋气。

  

  在完成会议的正式日程之后,东道主鲁桂成大使组织兄弟馆的同事去阿什哈巴德郊区参观土库曼斯坦的两大国宝。在一个农村的家庭作坊里,我们仔细观看了地毯传统编织的全过程。纯朴的土库曼姑娘还让我们坐到跟前,手把手地教授怎样穿线织花。随后,我们就去参观邻近的养马场。

  

  养马场主人是使馆的老熟人,因为国内来的代表团几乎都要提出看汗血宝马。主人听说有五位中国大使前来参观,特意作了精心安排。先是到马厩,尽管主人一再招呼,我们还是与马匹保持距离。鲁大使悄悄地跟我咬了一下耳朵,说阿哈尔捷金马很温顺,不会踢人的。出于礼节,我壮了壮胆,带头走近围栏。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匹浑身乌黑油亮的公马,它朝着我迎了一步,友善地扬起脖子,转过脸来,做出可爱的接吻状。一下子,大家都乐开了,纷纷上前抚摸亲热,并拍照留念。然后,我们来到客厅,一边喝着热腾腾的奶茶,一边津津有味地听着主人娓娓道来。

  

  土库曼有句俗语:“早上起床后先给父亲请安,之后给马儿请安。”这形象地反映了马在家庭中的地位。在悉心喂养的过程中,马儿受到主人全家老少的呵护和疼爱,始终与人类保持着亲密接触,因而也渐渐变得通人性了。当主人有难时,它总会挺身相救。

  

  被誉为“贵族血统”的阿哈尔捷金马在国际市场上售价昂贵,通常每匹达几十万美元。目前,全世界共有阿哈尔捷金马6000余匹,其中土库曼斯坦3000多匹、俄罗斯2000来匹,另有1000匹分布在世界各大洲其他国家。

  

  参观的重头戏是训练场。主人牵过一匹浅黄色、脸上带有白花纹、四腿墨黑、蹄子雪白的马儿,马背上披有一块精致的红毛毯。他飞身上马,扬鞭疾驰,绕场跑了几圈后到我们面前戛然而止,马的前半身腾空仰立,好不威风!殷勤的主人让我们亲自上马体验。我正好跃跃欲试,于是穿上特制的大红袍,戴上白色羔皮帽,在主人帮护下,战战兢兢地坐上马背,先是由他陪着缓缓地走了一圈,然后按其提示轻拉缰绳,双腿一夹,马儿就乖乖地小跑起来,果然名不虚传,我骑得十分平稳、舒适、潇洒,感觉真是爽极了。后来,我在出版外交回忆录《中苏中俄关系亲历记》和《外交官是怎样炼成的》时,还专门将骑着汗血马的照片作为插图附上。


  周晓沛:中国前驻乌克兰、波兰、哈萨克斯坦大使

站内推荐

Copyright 2012 Public Diplomacy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共外交网 版权所有 2012 网址:http://www.pdcec.com
电话:+8610-85804320 传真:+8610-85893243 邮政编码:100025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建国路78号 京ICP备18040295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