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交斗争中不忘初心、磨砺意志——访谈李道豫同志
时间:2019-07-22 12:51:39   来源: 外交部离退休干部局   发布:公共外交网

  近日,我有幸采访了李道豫大使,听他娓娓道来、倾情讲述人生中几段不平凡的外交工作经历,让我真切感受到大使不寻常的初心和意志。

  

  生于革命年代:理想信念萌芽初生

  

  我是解放前参加的地下党工作,当时还在上高三,主要任务是在同学中宣传进步思想、发展外围组织、组织宣传队等,为新中国解放积蓄力量。后来上海解放后又被党组织选派去上沪江大学。当时的我们与现在的青年人其实并没有多大差别,都朝气蓬勃,充满干劲。不同的是,我们生在特殊革命年代,处于历史变革的当口,被时代洪流推到前台,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是我们首先要思考和面对的问题。大家深知,没有国家,就毫无个人可言。所以,我们秉着一颗纯真、炽热的初心为党和国家无私工作,坚信自己正在做的就是最壮丽的事业,决心为此贡献自身一切,包括生命。那时做地下工作,生死考验不是一句空话.无数先烈和广大共产党人用鲜血和生命推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迎来了新中国诞生。我们打心眼儿里珍惜来之不易的新生活,也对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建设充满了热情和期待。

  

  新入外交队伍:在细微工作中磨砺初心

  

  我1952年进入外交部工作。那时的新中国刚刚成立,各项事业百废待兴。当此之际,我国决定在北京举办亚太地区和平会议,以此作为新中国首场重大外交活动,打开对外交流合作的窗口。党中央从我就读的上海沪江大学等三所高校选拔了20名外语专业学生参与筹备和开会时的翻译工作,其中条件合适的留在外交部,我有幸成为其中一位。虽然我入部前就参加了革命,但对工作的认识还比较肤浅,对党和国家的情感也仅仅停留在最朴素的初级阶段。如果没有党组织的后续培养和多番锻炼,是很难在后来的大风大浪中站稳脚跟,很难在各种变化中经住考验的。

  

  记得刚入部时,抗美援朝战争尚未结束,我方需要找出明确的法律依据来揭露美军虐待中朝战俘的恶行,并在国际红十字会等场合进行控诉。那时我作为国际司一名普通科员,每天所做的具体工作就是研究《日内瓦公约》,搜集尽可能详实的法理依据,为中朝联合代表团与美军事代表团面对面斗争提供参考。这看似很小的事,让我感觉很光荣,也很重要,因为其中每一个细节都关乎中朝、中美关系大局。也正是由于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和特殊性,让我时刻牢记国家利益至上,让我自觉提升对党和国家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最终,我们作为新诞生的社会主义国家,成功挫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武力侵占北朝鲜、威胁我东北的图谋,打出了停战协议。这是何等令人振奋啊!现在回想起来,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深谋远虑,以高超的政治智慧做出抗美援朝的重要决策,这在新中国白手起家、势单力薄的情况下是极其不易的。

  

  抗美援朝胜利后,我们国家又紧接着参加了万隆会议、日内瓦会议这两场大型活动,中国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当时我还年轻,级别较低,但也有幸在后方亲身参与了许多具体工作,亲眼见证了台前幕后的历史性时刻,心里感到由衷地激动和兴奋。那时的新中国犹如初生的婴儿,生机勃发却也十分柔弱。许多领域都要从头开始,没有现成经验可资借鉴,更没有雄厚的财力物力可以依赖,难度可想而知。我们既要搞国内建设,又要在波谲云诡的国际浪潮中打开局面、站稳脚跟,谈何容易!但我们就这么一步步走过来了。现在看,也正是因为外交工作直接服务于国家核心利益的特殊性,让我对我们党励精图治和坚强领导有了更直接、更深刻的感受和体会,对举全国之力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信念更坚定,也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更骄傲、更自信。

  

  漫长坚守20年:艰辛斗争,苦尽甘来

  

  当时我在国际司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针对国际组织中存在的“两个中国”问题作斗争,主要战场在联合国。其实早在二战结束前后,中国就已经是联合国的创始国和常任理事国了。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美国操纵着联合国的大多数成员,中国的席位一直被台湾当局窃据。后来,随着新中国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可,赞成恢复中国合法席位的票数年年增多,几乎超过了半数,这时美国人玩弄程序性花招,把这个只需简单多数即可通过的问题,变为需要2/3多数同意才能通过的重大议题,以此增加中国重返联合国的难度。其后又抛出了 “两个中国”方案,这是我们坚决不能同意的。对此,我们持续不断地做工作,通过各种场合旗帜鲜明地表明原则立场。在与美反复博弈的无数轮回合中,我们整整斗争了20年。1971年,我国终于获得了联合国合法席位。

  

  可以说,20年的过程是很艰辛的,我们一方面遭遇美方的百般刁难和肆意欺压,另一方面赢得国际社会的认可之路也充满荆棘,我们只能是边努力边等待,边等待边突破,边突破边斗争,期待着世界上的多数国家能够承认我们,期待着迎来最后胜利的那一天。这段漫长难熬的时间里,我们对党和国家的能力和实力始终充满信心,我们每一天都过得充实愉快。因为我们知道,这一点一滴的努力汇聚起来,就能对我们的工作产生强大推动力,就能一步步朝着既定的目标稳步前行。

  

  在这20年里,我还参加过几次下乡劳动。那时我国的城市化水平很低,农村的面积、人口都占到80%以上。只有深入农村基层与广大群众同工作、共生活、齐劳动,详细了解社情民意,才有利于我们更好开展外交工作,才真正谈得上为人民服务。那时生活条件很艰苦,一年到头不见荤腥,白面顶多吃两个月,成天以白薯充饥。常常窝头就咸菜就是一顿饭。但那时我们都很高兴,斗志昂扬,觉得只要是在为党和国家工作,就是幸福的。

  

  在联合国遭遇“风口浪尖”:考验越大,本领越强

  

  随着参与的外交工作越来越多,经验越来越丰富,自己在外交事业中经受的考验也越来越大。我1990年到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正好遇上第一次海湾战争,每天都像在“风口浪尖”上行走。伊拉克突袭科威特,令国际社会猝不及防,中东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安理会要对此迅速反应并及时表态。时任安理会轮值主席召集五个常任理事国代表连夜开会研究决议文件。那时联合国有一个机制,就是在决议提交安理会全体会议讨论前,由5个常任理事国先行审议,待五国通过后,再提交安理会11国通过。这样一来,参加“五常国”磋商会的任务就非常繁重,经常通宵达旦地开会,对决议内容逐字逐句讨论,现场交锋十分紧张。美国态度强硬,咄咄逼人,强迫他国随其表态。当时中国刚经历1989年春夏之交政治风波,美便借人权问题对我方施压,想让我们予其支持。但中方处理伊拉克问题有自己的原则立场,我们既反对伊拉克侵占科威特,也不能同意干涉伊拉克内政、对伊实施过度制裁,更不能同意对伊动武、侵犯伊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1990年,向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德奎里亚尔递交政府委任书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站稳立场、守住底线,如何与美巧妙周旋,就特别考验我们的能力和水平。我们五国开会,每国大使带1名助手,共10人参加。现场没有翻译,也没有成形的发言稿,有些问题需要当机立断,这就需要对情况十分熟悉,对形势走向有充分把握,需要有极强的独立思考能力和临场应变能力,还需要有较高的英语水平,非常锻炼人。每次开会前,我都会花大量时间作全面细致准备,把功课做足做实。我们既坚持联合国宪章原则,又能拿出充分法理依据。虽然其他四国大使都是一流的职业外交官,资历深、水平高、资格老,但是在一些问题上也不得不听从我们的意见。

  

  

在联合国安理会参加投票选举

  

  在美国“绝地反击”: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充满自信

  

  1992年5月,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上台后不久,就以取消最惠国待遇为要挟,逼迫中方在一年内答应有关人权问题的五条内容,其真实目的是企图干涉我国内政、对我经济社会发展施加影响。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于1993年4月由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代表转任驻美国大使。

  

  那时的总体环境很恶劣。赴任后,美方足足让我等了两个月才安排递交国书,对中方的漠视可见一斑。那时中美经贸关系水平也较低,中国商品在美国市场上鲜能见到。在学术界还不时爆发中国是敌是友的争论,舆论环境也十分不利。大街小巷里国民党的人很多,经常会去我们的活动现场蹲点示威,发出各种噪音杂音“砸场子”。

  

  我到任时压力非常大,但我心里还是有底的,因为中国的国家实力和国际地位在那里,他们恐怕很难取消最惠国待遇。随着“限期”的不断临近,美方见中方毫无妥协迹象,就多次与我们私下沟通,无非是想让我们重做打算。我同美方官员和议员讲,“这个政策与美国利益不符,不能得到工商界认同,终究是要改变的。中方立场不会有变化了。你们现在要考虑的恐怕是给自己找个合适的台阶体面收场。”后来,经过中方反复斗争,美方欲通过人权问题对我国家施加影响的企图终未得逞。当时美国总统克林顿的话令我至今印象深刻,他说,以经贸问题为抓手逼迫中国让步的武器效力已经用尽了。我认为今天的美国人应认真反思,汲取当时的教训。

  

  

1995年,会见美国总统克林顿

  

  坦白讲,上世纪90年代初的国际形势“黑云压城城欲摧”,但即便在那种艰难的环境下,西方不少国家也纷纷恢复了与我们的外交关系,中国对外关系局面也逐渐明朗。我总是在想,外交工作取得如此成就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强大的祖国,靠的是我们选择并坚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最惠国待遇这件事上,我深刻感受到,中国是任何国家都不可小视的,我们的国家利益也是任何国家都不可轻易捍动的。所以,哪怕在被对手强力压制、工作局面极为艰难的时刻,我始终对党的领导和举国团结的力量抱有坚定信心,我也始终认为无论对手对我们施加多大压力,他们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究还是会向我们妥协的。当然,外交无小事,我们遇事也不能蛮干,要琢磨方式方法,要讲究斗争艺术,要秉持充分的战略定力,要保持足够的战略耐心。

  

  寄语青年人:砥砺奋进,厚积薄发

  

  现在与革命年代不同,我们国家建设进入日新月异的新时代,老百姓生活水平获得极大提高。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断得到满足,每一个人都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这样的时代背景也让现在的青年人有更强的自我意识,我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既然投身了外交工作,就要把个人理想融入时代洪流,并转化为脚踏实地的苦干实干,在为国、为民奋斗过程中收获个人幸福,这是我经常想与青年人交流的一个核心话题。

  

  对年轻人来讲,外交部的成长环境非常有益。这里每个人都非常重视学习,都在坚持不懈地实践,都在认真勤勉地工作,都时刻牢记把国家利益置于首位。我们常问,为什么外交部的干部能为国家利益全心全意付出,能在国际斗争中打硬仗、打胜仗?我想,这是源于优良作风的不断锤炼和斗争本领的不断积累。我们办的每一个案子,做的每一件小事,都关乎国家利益,都需要考虑如何让国家利益最大化。而入部时间越长,见识世面越多,经历风浪越大,战胜困难特别是与敌对势力作斗争的经验就会越丰富,对党和国家的感情也会随之升华。我希望部里年轻人,要甘于默默无闻,甘于做后台工作,要持之以恒、戒骄戒躁,脚踏实地为祖国外交事业持续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站内推荐

Copyright 2012 Public Diplomacy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共外交网 版权所有 2012 网址:http://www.pdcec.com
电话:+8610-85804320 传真:+8610-85893243 邮政编码:100025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建国路78号 京ICP备18040295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