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传统医学大国作用 建立中医药国际标准体系
——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王笑频
时间:2017-07-18 16:29:37   来源: 中国网   发布:公共外交网

 

 

  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于7月5日至7日在天津举办,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王笑频就中医药走出去,以及加强金砖国家之间的传统医药合作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记者:王司长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中国访谈的采访。目前中医药已经传播到了183个国家和地区,下一步中医药在开展国际合作上有哪些规划,在中医药走出去方面有怎样的顶层设计?
  
  王笑频:我们的顶层设计应该说已经逐渐成型了,它体现在去年12月份,国家发改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颁布了《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这个《规划》秉承着我们“一带一路”的倡议,它明确了中医药走出去的目标、原则,以及如何调动资源和它的主要任务和未来主要的重点的项目。体现我们在5月份“一带一路”峰会上,王国强副主任兼局长他在民心相通论坛上做了成果宣布,就具体的行动来说,我们未来要在沿线国家建30个中医中心,在国内支持建设面向“一带一路”国家的中医药合作基地,我们还进一步和国际上专家、学者一起制定、颁布一系列的中医药的国际标准,我们也支持企业走出去,进行中医药产品的注册等等,是非常丰富的。这就是我们这个《规划》所体现出来的顶层设计。
  
  记者:大会通过了《金砖国家加强传统医药合作联合宣言》,这个宣言具有怎样特殊的意义,金砖国家之间如何加强合作和沟通,共同推进传统医学的发展?
  
  王笑频:这个《宣言》的意义是非常大的,大家知道金砖国家的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40%多,它对世界经济总量的贡献超过50%。既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的联合体,又是一个新兴国家(联合体),那么它的一举一动,特别在卫生政策方面对全世界都有非常大的示范作用。而金砖五国都是传统大国,他们有丰富的文化资源、文化传统,也有丰富的草药资源,还有建立在这些资源基础上长期应用传统医学的历史。像巴西的生物多样性,印度阿育吠陀学(Ayurveda)、西达(Siddha)、尤纳里(Unani)等等,这些传统医学种类丰富,南非、俄罗斯同样。
  
  那么基于这样一个共同发展的传统背景和工作基础,五国坐下来在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第二个十年开启之年,在中国做东道主之年,我们坐下来一起讨论,共同推进传统医学的交流与合作,共同推进世界传统医学发展的宣言,意义是非常大的。各国在今天上午的会议上纷纷表示,一定要遵循《宣言》所达成的共识,建立好政府的合作机制,同时推动传统医学纳入到各国的医疗保健政策系统。印度还提出要主流化等等,还有开展这方面的人才培养、教育培训,开展科学研究、分享经验,同时共同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实施传统医学的战略,联合其它国家,其它有兴趣的国家的政府和相关机构一起推进传统医学发展。
  
  记者:金砖国家都有本国的传统医学,我国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等四国均开展了传统医学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您怎么看待目前传统医学在医学领域的影响力和独特的作用?
  
  王笑频:传统医学是和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历史、文化、传统密切相关的。人类走到今天,从健康、种族繁衍到文化传承,传统医学功不可没,它的价值是巨大的。但是在现今,因为现代主流的医学体系是建立在现代医学体系上,因此,大家又有共识,认为传统医学的价值是被低估的。我们首先要还原,要认可我们祖先这种灿烂的文化和对人类健康、文明的贡献。
  
  第二,我认为传统医学还蕴含着很多解决人们当代卫生问题的智慧和诀窍,比如说新发传染病、老龄化,还有持续上涨的医疗投入、医疗成本,传统医学疗效确切,使用方便,价格低廉,它都可以解决。而且传统医学是一种整体观念,它强调治未病,在疾病发生之前通过调节生活方式来做,更是有助于人们树立健康的生命观、健康观,提高整个国民的健康素质,发挥巨大的作用。
  
  记者:我们了解到的数据,目前国际中医药产业的市场规模在500亿美元左右的,不知道这个数据是不是准确的,在2015年中国中医要出口额仅37.3亿美元,成长的空间是非常巨大的。下一步如何更好的开拓国际中医药产业的市场?
  
  王笑频:500亿美元这个我很了解,我们在两年前开展了一个中医药服务贸易的课题研究,估算的是一个服务市场,中医药的服务简单来说就是中医诊所、针灸诊所,中医师提供针灸服务、中医服务,这些服务的量大概有500亿。产品不在其内,在国际上跟中药产品比较类似的是植物药补充替代、保健食品等等,这个数额更高,一些不同口径的计算。我们的产品走出去,既看到它有巨大的潜力,也看到它面临的一些壁垒和困难,要进行技术转换、话语转换,我们要适应各个国家不同的(需求),好在我们已经搭建了一些政府合作平台以及活跃的学术交流合作(平台)。像国际的植物药市场、中药市场、保健食品等等,多方去合作、开拓,呈现我们中医药特色的工艺产品。另外,大量的中医技术人员走出去,甚至请进来开展中医服务,这种服务带动产品,服务本身产生价值,未来的发展潜力是非常大的。
  
  记者:成为中医药标准的制定者才能牢牢的掌握住在中医药发展的主动权和制高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定了《中医药标准化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目前中医药标准化的进程如何,下一步如果如何更好的去牵头,去主导中医药国际化标准制定?
  
  王笑频: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如果你要感兴趣,就会关注到7月1日刚刚实施的《中医药法》,其中关于国际交流与合作有两点表述,一个是中国支持开展中医药的国际传播、国际交流与合作;另外就是是推动建立中医药国际标准体系,因为公共产品它一定有它的标准体系。而现行的国际上主流的现代医学的标准体系和中医药,和传统医学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就有必要发挥传统医学大国的作用,团结世界上所有的专家、学者们一起制定这个标准。
  
  现在很高兴的看到,第一,中医药在国内发展的标准体系是健全的,而且不断的完善,这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为中国是大国,还有实践基础,实践经验,这是一个前提。第二,国际标准迈出了非常可喜的一步,它的标志是我们在国际标准领域主导、推动建立了中医药标准的工作机制。一个是,我们和世界卫生组织在疾病分类代码,在推动一系列国际标准制定,比如针灸标准、按摩标准开展了合作,也陆续出版了一些标准,这个体系在不断的丰富和健全。
  
  还有一个最重要,就是关于产品和服务的国际标准化组织。在2009年成立了中医药技术委员会,这个技术委员会现在工作非常有成效,汇聚了全世界大批的中医药以及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和企业各行各业的人,已经出版颁布了中医药产品、中医的诊疗设备以及名词术语等等,陆续颁布了十三项标准,已经进入标准的审批阶段,还有大量的储备。
  
  确确实实,这个体系已经逐渐的在健全,中国和国际上欧盟药典、美国药典等等一些草药制定的权威机构建立了经常化的工作。我们有40多个中国的中药标准,也纳入了《美国药典》、《欧盟药典》,我们这些专家还在不断的开展国际研究,推动更多的进入国际药典的这个体系。这一切都为轨建立起来,符合中医药,符合传统医学发展规律的轨建立起来,都迈出了非常坚实的步伐。
  
  记者: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于7月1日刚刚实施,中医药法的实施对于中医药走出去和国际合作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王笑频:影响是具有历史性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因为《中医药法》是我们的根本大法,它明确了国家发展事业根本的取向、原则以及重点的发展领域,法理对走向国际,对于中医药的国际标准化都有明确的内容。所以我们下一步按照这个法来全面推动,不断的把顶层设计完善起来,要把具体的项目落到实处,而且还要秉承丝绸之路精神,共商、共享、共建,和全世界有志于发展的国家联合起来,共同让传统医学造福人类健康。

站内推荐

  • 最新文章
  • “聚焦拉美商机”访阿根廷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巴西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哥斯达黎加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秘鲁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玻利维亚驻华大使
Copyright 2008 GBDPublic Diplomacy & Culture Exchange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共外交中心 版权所有 2008 网址:http://www.pdcec.com
电话:010-85804320 传真:010-85893243 邮政编码:100025
京ICP备15055427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