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组织将从创新区域合作走向参与全球治理
时间:2019-02-21 16:41:27   来源: 公共外交季刊   发布:公共外交网

  当今世界各大国中,中国的周边环境最为复杂,并且充满变数。为了自身发展与地区安宁,中国始终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始终把周边外交当作国家总体外交的重要环节。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就是中国为塑造地缘政治新格局,开拓周边外交新局面,与相关国家共同构建的区域合作新机制。它的主要特点和优势是:双边合作与多边合作齐头并进,域内协作与域外协作相辅相成,谋求地区和平发展与全球治理相得益彰。

  

  适应时代发展潮流的新型区域合作平台

  

  上合组织的前身,是20世纪90年代中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为缓和中国与原苏联边境地区紧张局势、加强军事领域信任措施而在上海形成的五国元首年度会晤机制,时称“上海五国”机制。“上海五国”机制虽然只存在5年,但却成功地解决了历史遗留的原中苏边界问题,孕育出具有强大生命力的“上海精神”,即“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联合发展”这一新的国家关系准则和区域合作规范。

  

  2001年6月,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出席“上海五国”元首会议,与中俄哈吉塔五国元首共同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和《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上海五国”从此转型为中俄哈吉塔乌六国组成的区域合作组织。

  

  上合组织是新世纪初中国与周边国家共同创立的新型区域性合作组织,也是第一个以中国城市命名、秘书处设在北京的对话与交流平台。它不同于当年苏联组建的华沙条约组织,更不同于美国统领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上合组织的根本宗旨,是超越国家制度差异和意识形态分歧,以共同安全和发展利益为基础,加强成员国之间的相互信任、睦邻友好与务实合作。

  

  上合组织的主要工作机制是每年在各成员国轮流召开元首理事会会议和政府首脑会议,另外还有外长理事会、国家协调员理事会以及各种部门领导人会议,如外交部长会议、国防部长会议、经贸部长会议、中央银行行长会议,等等。它的常设机构,一是设在北京的秘书处,二是设在塔什干的地区反恐中心。秘书处秘书长和地区反恐机构主任,由各成员国按上合组织章程规定,轮流派人担任,任期两年。

  

  上合组织是个非常包容和开放的组织。2004—2005年间,蒙古国、巴基斯坦、印度和伊朗相继成为该组织观察员。2009年,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同时成为该组织对话伙伴国。2012年,阿富汗、土库曼斯坦两国总统以主席国客人身份参与了北京峰会。17年来,经过成员国的共同努力,上合组织不断扩大朋友圈,不断拓展交流渠道,地区辐射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大。

  

  上合组织自成立时起,就把共同防范和打击“三股势力”即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作为核心任务和重要目标。在推动成员国安全事务沟通、反恐信息交换和军事技术交流等方面,上合组织发挥了很大作用。这种交流与合作不仅提高了成员国联手应对突发事件、共同处置危机的能力,同时还提高了国家安全建设特别是反恐机制建设的水平。

  

  此外,面对共同发展的紧迫需求和联动发展的时代潮流,中国大力推动成员国在经济、人文等各领域开展务实合作。上合组织宪章本身也包含了经济合作的原则构想。2003年和2004年相继签署的多边经贸合作纲要和纲要落实措施计划,在促进成员国互利合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2012年北京峰会期间,中国作为轮值主席国明确提出,各方要高举和平和谐、反恐维稳、合作发展的旗帜,将上合组织建成和谐和睦的共同家园、安全稳定的有力保障、经济发展的推动力量、开展国际交往和扩大国际合作的有效平台。针对上合组织所在地区幅员辽阔、资源丰富、潜力巨大等特点,中国还主张,上合组织应成为地区发展的推动力量,建议各国共同努力,建设铁路、公路、航空、电信、电网、能源管道互联互通工程,为古老的丝绸之路赋予新的内涵。

  

  上合组织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扩大

  

  中国作为迅速崛起的世界级大国,一直将上合组织作为发挥自身独特作用和影响的重要多边平台。习近平主席更是高度重视上合组织对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特殊意义。2013年9月,他首次以中国国家元首身份出席上合组织比什凯克峰会,即呼吁各成员国在重大核心利益问题上相互支持,共同维护地区稳定,全面推进务实合作,加强人文交流和民间友好。会议最终成果在很多方面吸纳了习近平的建议和主张,批准了中方牵头制定的“上合组织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实施纲要”,细化了成员国推进睦邻友好合作的前进目标和方向。

  

  2015年7月上合组织峰会在俄罗斯乌法举行时,习近平就推动上合组织实现新跨越提出五点建议,即坚持“上海精神”,打造本地区命运共同体;加强行动能力,筑牢地区安全屏障;深挖合作潜力,充实务实合作内容;推动民心相通,巩固世代睦邻友好;保持开放互鉴,推动组织发展。各国一致支持习近平提出的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批准了该组织至2025年的发展战略。除了正式启动接纳印度、巴基斯坦的扩员程序外,会议同时做出了吸收白俄罗斯为观察员,吸收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柬埔寨、尼泊尔为对话伙伴国的决定。

  

  2016年时逢上合组织成立15周年,习近平在该组织塔什干峰会上高度赞扬了“上海精神”,认为“上海精神”具有超越时代和地域的生命力和价值,为所有致力于睦邻友好和共同繁荣的国家提供了有益的借鉴,也为国际社会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实践注入了强大动力。他建议各成员国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紧跟时代步伐,调整各领域合作方向,努力做到:第一,弘扬“上海精神”,坚持本组织发展之本;第二,坚持安全为先,巩固本组织发展之基;第三,扩大务实合作,拓展本组织发展之路;第四,夯实人文基础,建设本组织发展之桥;第五,坚持开放包容,壮大本组织队伍。

  

  2017年上合组织阿斯塔纳峰会期间,习近平深刻分析了国际大势和各国共同面临的挑战,就上合组织未来发展提出一系列新的建议和主张,包括商签“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未来5年实施纲要、打击“三股势力”未来3年合作纲要、贸易便利化协定、举办网络反恐演习和防务合作论坛等。正是在这次峰会上,正式批准印度、巴基斯坦为上合组织成员国。

  

  青岛峰会成为上合组织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上合组织扩员后,8个成员国人口总数约占全球40%,GDP总量约占全球20%。此外,该组织还有蒙古国、阿富汗、伊朗、白俄罗斯4个观察员国和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柬埔寨、尼泊尔、斯里兰卡、土耳其6个对话伙伴国。如此庞大的区域合作组织与时俱进,不断壮大,本身就是“上海精神”符合时代潮流,符合时代要求,得到广泛认同的鲜明例证。

  

  2018年6月,上合组织第十八次峰会在中国青岛举行。这是习近平就任中国国家主席后中国举办的首次峰会,同时也是上合组织扩员之后的首次峰会。中国和各成员国高度重视,国际社会也格外瞩目。峰会之前举行的例行外长会,就如何认识当前国际形势取得广泛共识,一致确认上合组织成员国应深化同观察员国、对话伙伴及有关国际组织和论坛的互利合作;应利用本地区各国、国际组织及多边机构潜力,在上合组织地区建立广泛、开放、互利和平等的伙伴关系,确认深化经贸、金融、科技及人文领域合作,对于促进成员国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作为峰会主办国,预先举办了160多场机制性会议和多边活动,其中包括首届上合组织政党论坛。论坛达成了各国政党将继续弘扬“上海精神”,始终做地区持久和平的引领者、共同发展的推动者、文明交流互鉴的维护者等重要共识。

  

  在青岛峰会上,习近平庄严宣告:“我们要进一步弘扬‘上海精神’,提倡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包容的发展理念,践行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秉持开放、融通、互利、共赢的合作观,树立平等、互鉴、对话、包容的文明观,坚持共商共建享的全球治理观”,并且为上合组织规划了更加宏伟的发展蓝图和奋斗目标,即构建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携手迈向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

  

  习近平提出的上述主张和构想得到了所有成员国和与会各方的广泛支持,并在峰会联合宣言中得到具体体现。宣言分析了当前世界形势,确认“国际社会迫切需要制定共同立场,有效应对全球挑战”,明确表示上合组织要遵循“上海精神”,成为当代世界国际关系体系中极具影响力的参与者;要恪守“上合组织宪章”和“上合组织至2025年发展战略”,确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同理念。

  

  三大特点和优势决定了上合组织必将行稳致远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圆满落幕,与同时召开的七国集团峰会争吵不休形成鲜明对照。面对当前国际关系中平等原则与协商精神遭到漠视,共同发展与繁荣举步维艰的复杂局面,各成员国毫不动摇地将“互信、互利、平等、协商”作为处理相互关系的基本准则,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作为砥砺前行的不懈追求,进一步彰显了上合组织的三大特点和优势。

  

  第一,双边合作与多边合作齐头并进,功效叠加。上合组织的建立和运行,首先是以成员国彼此之间多领域务实合作不断扩大为前提的。俄哈吉塔乌五国均为原苏联加盟共和国,苏联解体后同为独联体成员,后来又共同建立了集体安全组织。俄、哈、吉三国同时还是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尽管上述国家之间也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矛盾和问题,但总体看,不管国际形势如何发展,各国政局如何演变,它们之间以历史联系为基石而形成的双边与多边合作是难以替代和无法废止的。

  

  中国与上合组织各成员国之间的双边与多边合作始终处于方兴未艾、势如潮涌的运行状态。中国不但与俄罗斯建立了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缔结了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同时还与其他成员国建立了各种形式的战略伙伴关系,缔结了涉及许多领域、具有多种内涵的双边与多边合作文件。中哈石油管道项目、中俄石油—天然气管道项目、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项目,以及正在建设中的中巴经济走廊、中蒙俄经济走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无一不展示出上合组织内部双边合作与多边合作齐头并举、多向推进的磅薄气势。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发表的联合宣言以及中国与相关国家签署的一系列合作文件再次表明,双边合作与多边合作广泛开展,持续深入,彼此拉动,功效叠加,这是上合组织始终保持旺盛生命力,不断成长壮大的最重要的力量源泉。

  

  第二,组织内合作与组织外合作协同推进,影响巨大。上合组织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区域合作与对话组织,自诞生时起就十分重视成员国与观察员国、对话伙伴国的沟通、交流、协调、对话与合作。上合组织召开峰会时,东道国邀请相关国家领导人作为主席国客人到会参与有关发展、合作、安全问题的讨论,就是上合组织与组织外国家开展对话的重要机制。2012年上合组织北京峰会召开时,中国作为东道国曾经邀请土库曼斯坦总统以主席国客人身份参加会议。除不断加强与观察员和对话伙伴国的对话外,上合组织还与联合国、独联体、欧亚经济联盟、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以及东盟等域内外的国际性、地区性组织和机构建立了多种形式的联系与对话机制。

  

  在2018年青岛峰会期间,习近平作为东道国主席再次强调了共同拓展国际合作伙伴网络的重要性。他说:“我们要强化同观察员国、对话伙伴等地区国家交流合作,密切同联合国等国际和地区组织的伙伴关系,同国际金融机构开展对话,为推动化解热点问题、完善全球治理作出贡献”。会议通过的联合宣言也庄严承诺:上合组织要“深化同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的合作,扩大同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及其他国际和地区组织的交流合作”。

  

  正是由于上合组织内部合作与对外合作紧密联结,彼此协调,共同推进,该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才说:“上合组织合作机制堪称不同国力、不同政治制度、不同文化的国家和谐共处的典范”。

  

  第三,谋求地区和平发展与参与全球治理有机结合,相得益彰。上合组织成立的初衷,首先是要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共同努力,为维护和平、保障地区安全与稳定做出贡献,促进地区经济、社会、文化的全面均衡发展。另一方面,上合组织又是一个具有全球视野和国际情怀的新型区域组织,其宪章规定,上合组织将发展多领域合作,维护和加强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推动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将在参与世界经济的进程中协调立场,并且要保持和发展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关系,在防止并和平解决国际冲突中相互协助,共同寻求21世纪出现的问题的解决办法。

  

  17年来,针对国际形势发展变化及其未来趋势,包括经济治理和气候变化等重大的共同性问题,上合组织总是不失时机地表明立场和观点,提出建议和主张。譬如2018年青岛峰会,联合宣言不仅就阿富汗、叙利亚等地区热点以及全球经济治理、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共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打击恐怖主义等国际社会关心的所有重大问题表明了立场和观点,同时确认上合组织已“成为当代国际关系体系中极具影响力的参与者”。

  

  当前,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新兴经济体在全球事务中的作用上升,国际权力中心不可遏止地向东方转移,已呈不可逆转之势。虽然上合组织未来发展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问题,但上合组织参与国际事务和全球治理的广度和力度将会持续增大。上合组织必将成为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积极力量。

  

  于洪君:原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


站内推荐

Copyright 2012 Public Diplomacy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共外交网 版权所有 2012 网址:http://www.pdcec.com
电话:+8610-85804320 传真:+8610-85893243 邮政编码:100025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建国路78号 京ICP备18040295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