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环境公共外交的 发展与中国的战略选择
时间:2018-07-02 12:45:56   来源: 公共外交季刊   发布:公共外交网



  在线环境公共外交通过有效克服地理空间上的物理隔阂、国界线的政治分割和纸质媒体在信息传播上的时空瓶颈,空前地增大了主权国家、国际组织、国内组织、网民等在环境领域的互动能力与互动频次,并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放大敏感环境议题,从而对一国、多国乃至全球环境政策产生重大影响。中国应当顺势而为,将在线环境公共外交作为维护自身利益、拓展发展空间的重要政策工具。

  

  在线环境公共外交的内涵与功能

  

  在线环境公共外交是传统环境公共外交活动从线下场域向线上平台扩张和演进的结果,是国际环境问题激化和现代信息技术发展耦合的产物。从实践来看,在线环境公共外交主要是指一国政府组织和扶持的学术机构、新闻媒体、民间环保组织、智库、企业、专家学者、意见领袖、普通网民等多种行为体,按照本国政府的战略意志或既定目标,利用虚拟空间的信息流动、媒体传播、社会交互、数据共享、文化项目、思想渗透等手段,在他国影响生态环境领域的公众舆论、培植友好势力、催生政策压力,并进而对他国政府的环境外交决策和国内相关公共政策产生特定影响的战略性干预活动,或对世界范围内、区域范围内的国际环境政策和公共舆论进行引导、塑造与管理的柔性战略管控活动。在一些国家,在线环境公共外交还具有对内沟通职能,即向本国公众传播、解读本国政府的环境政策、立场与行动内涵,从而为政府的对内、对外环境活动寻求广泛的国内支持。

  

  从本质上看,在线环境公共外交在相当程度上是科学外交和价值观外交在虚拟空间的有机融合。它以环境科学作为跨国、跨区网际互动和心理渗透的重要基础,相关科技研究成果或结论是在线环境公共外交活动及其产品获得合法性、话语权和说服力的根本来源,更是其制造相关国际舆论、影响全球环境政策走向的核心依据与动力源泉,科学证据的缺失或错漏将可能直接导致在线环境公共外交体系遭受重创。同时,它以培养和处理社会与社会、国家与国家在环境事务上的关系为落脚点,基于相应的科学证据和事实,通过传播特定的价值理念和价值位阶理论,对国家的阶段性发展利益与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关系进行动态干预和管控,动员公众力量以多种形式影响和塑造特定的国家环境政策。

  

  从整体上看,在线环境公共外交具有三大功能:一是获取国际支持。通过以柔性方式向国外目标受众推介和阐释本国的环境政策主张,引导他国的国内舆论、培植当地友好势力,从而改善国家形象,降低国际互动难度和谈判压力,实现从民间到官方的互谅互让,为本国的环境行动减少和消除障碍。二是促进国际合作。通过网络平台传播特定的知识、理念、信息和支持相应的利益追求、制度设计,可以逐步建立起强大的跨国民意基础,构建国际环境关系中的认知共同体,进一步提高世界公众的环境意识,从而推动相关国家在重大环境问题上采取联合行动,寻求合作共赢之道。三是进行国际较量。在线环境公共外交已成为一国重要的环境利益博弈工具。发达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西方发达国家与新兴国家之间、发展中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既针对生态环境领域的国际话语权,也针对制度设计领域的具体环境利益分配方案,开展了一轮又一轮在线舆论斗争,并采用了道义化的信息战、心理战手段,使得“碳正义”与“碳霸权”等环境理论与规则在实务中的公共外交价值不断放大。

  

  在线环境公共外交的演进与趋势

  

  历史地看,环境公共外交经历了从自发“触网”到自觉“上网”的发展过程。20世纪80年代,互联网进入民用化、商用化阶段之后,在美国、日本、欧盟等具有环保传统或最先启动信息化进程的西方国家和地区,环保职能部门、环保组织和环保主义者开始自然而然地借助低成本的国际互联网, 传播其基于本国政府环境政策立场的环保理念,向国际社会发布相关环境数据和信息,对发展中国家和其他发达国家的知识界、实务界逐渐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冷战结束后,现代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和网络终端设备的逐步普及,为在线环境公共外交的发展提供了决定性的物质基础。而工业化、城市化加速所引发的全球性环境问题,为在线环境公共外交的兴起提供了重要的社会基础,使以中产阶级为代表的社会公众获得了通过网络大规模介入环境议题的持续动力。进入21世纪,各国政府开始进一步认识到虚拟空间在环境议题上的战略价值,并逐渐有目的地将网络外交工具运用于环境公共外交领域。

  

  在Web2.0风潮之下,在线环境公共外交的发展得到了“巴厘岛路线图”会议(2007年)、波兹南会议(2008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2009年)、坎昆气候大会(2010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2015年)等一系列事关能源消费结构与经济发展模式问题的重大环境事件的快速推动。在全球化信息网络的冲击下,许多国家在维护自身利益、争夺话语权和获取国际制度性权力的过程中,深刻地认识到其战略目标的顺利实现,既需得到外国政府的认可,也需赢得外国公众的支持。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对在线环境公共外交的态度发生了明显转变,从被动接受他方信息、承受舆论攻击,转向了积极运用信息工具进行话语争夺、利益博弈。金砖国家在这一进程中扮演了关键性角色。由此,一个全球性、多维度、多层次的在线环境公共外交体系在各国政府的支持下得以建立和运行。

  

  近年来,在全球信息流动不断实现即时化、移动载体化、智能化的背景下,在线环境公共外交受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极大影响,并在极短的时间内经历了从传统互联网平台向移动互联网平台的跃迁。各类在线环境公共外交主体纷纷采取了主动融入移动互动场域的传播战略,以便最大限度地满足受众交互需求和增强信息渗透能力。可以看到,当前各类主流社交网络平台已经成为在线环境公共外交的主阵地,而基于手机智能终端的社交与媒体APP平台正在快速超越传统的网站平台,成为覆盖各国公众的高使用频次信息传播载体。与此同时,社交网络也成为了联合国等政府间国际组织引领世界环境议题、向各国社会“垂直投放”政策信息、发起全球性或国别性政策倡议的重要工具。一些相对超脱于国家和政府的国际非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