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外交理论视角下的日本与吉尔吉斯斯坦关系
时间:2018-03-25 16:57:12   来源: 公共外交季刊   发布:公共外交网

  日本和吉尔吉斯斯坦建交后,公共外交成为日本对吉外交的主要方式。日本主要通过大使馆、官方发展援助、日本国际合作署、人力资源开发中心等机构协调配合实施对吉公共外交。日本按照公共外交国家品牌模式主要通过出口、文化、人员等三个方面努力提升日本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家形象,并力求籍此强化自己在政治和经济问题上对吉尔吉斯斯坦的影响力。

  

  2015年10月23-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中亚五国展开访问。关于安倍晋三此次遍访中亚五国的动机引发众多讨论,其中包括日本意图加强对包括吉尔吉斯斯坦在内的中亚地区的公共外交。日本以塑造国家形象为主要特点的公共外交政策,日吉关系的发展,以及日本对吉尔吉斯斯坦公共外交的具体方式与内容是本文研究的重点。

  

  公共外交理论的两个维度

  

  公共外交这一概念最早出现于美国。1965年,美国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外交学院院长埃德蒙•格里恩首先提出公共外交的概念。

  

  公共外交理论的对外宣传维度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当代的公共外交并不稀奇,其实就是对外宣传的进化版。公共外交与对外宣传的目的一致,即培养或修正其他国家民众对待本国的对外行为或政策的态度,使他国的民众接受或肯定本国的政治方针,最终推进本国对外政策目标的实现。公共外交理论的这一维度具有较明显的政治意图。

  

  公共外交理论的国家品牌维度

  

  公共外交理论的另一个维度即所谓的国家品牌。1998年,英国国家品牌主要理论家西蒙•安霍尔特提出所谓的国家品牌六角形模式,它包含旅游、出口、管理(对外和对内政策)、投资和内移民、文化和遗产、人6个方面。西蒙•安霍尔特把塑造国家品牌看作是改变、改善或强化国家形象和名誉。该理论认为,提升本国商品形象对于改善国家形象起很大作用,反之亦然。公共外交理论国家品牌维度的特点是经济色彩强,政治意图弱。

  

  日本与吉尔吉斯斯坦关系的发展

  

  苏联解体、吉尔吉斯斯坦宣布独立后,1992年1月26日,日本和吉尔吉斯斯坦建交。从1992年至今,日本与吉尔吉斯斯坦的关系发展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高潮期

  

  20世纪90年代初期,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多次重申吉尔吉斯斯坦坚持民主和西方国家的发展道路。这一时期,日本、美国、欧盟国家开始对包括吉尔吉斯斯坦在内的前苏联国家提供援助,旨在支持这些国家进行的政治、经济等改革。日本是吉尔吉斯斯坦的主要援助国之一。1993年,日本政府在官方发展援助的框架内开始向吉尔吉斯斯坦提供援助。1994-2000年期间,在国际社会对吉尔吉斯斯坦的援助规模中日本名列第一。这一时期日本提供财政援助明显与吉国内社会政治生活推行民主原则挂钩。

  

  这一时期的后半期,随着认识到整个中亚地区巨大的资源潜力,日本的中亚外交政策发生变化,不仅继续关注和强调吉尔吉斯斯坦的民主化政治发展方向,而且开始积极从事经济方面的活动,提出加强在重点经济领域的合作。

  

  低潮期

  

  20世纪90年代末,日本开始改变其对吉尔吉斯斯坦实施援助的立场,具体的表现是在比什凯克的日本公司开始逐渐减少,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吉尔吉斯斯坦出现严重腐败问题。二是1999年在吉尔吉斯斯坦边境地区日本地质学家被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武装人员绑架。这些事件改变了日本对吉尔吉斯斯坦的印象。中亚的安全保障问题使得日本对能源运输通道的前景产生严重怀疑,导致这一时期日本深化和发展关系的中亚国家转变为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

  

  恢复期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随着美国在阿富汗反恐行动的进行,美军在吉尔吉斯斯坦设立军事基地等,日吉关系也进入全新的一页。2003年1月,日本在比什凯克设立大使馆。2004年4月,吉尔吉斯斯坦在日本设立大使馆, 日吉关系开始转好。2007年,巴基耶夫在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期间特别指出,吉尔吉斯斯坦高度评价与日本的合作水平并准备进一步巩固和全方位扩大吉日合作,之后吉日签署了“关于吉尔吉斯斯坦和日本新的友谊、伙伴、合作关系”联合声明。2013年,阿坦巴耶夫总统访问日本,这次访问给双方的合作注入了新的动力。日本打算拓展对吉尔吉斯斯坦的援助,以及恢复对战略性项目的优惠贷款。日本援助的重点集中在交通基础设施及农村地区的发展,加强吉尔吉斯斯坦的民主,协助恢复卫生、教育等社会基础设施,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等方面。2015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吉尔吉斯斯坦被吉官员认为是两国关系中的重要里程碑。这次访问之后日本的一些贸易代表团来到吉尔吉斯斯坦,寻找日吉贸易合作领域的对接点。总的来说,在日本和吉尔吉斯斯坦关系发展中不存在重大矛盾和原则性问题等障碍性因素。

  

  公共外交是日本对吉尔吉斯斯坦关系的主要内涵

  

  在与吉尔吉斯斯坦的外交关系发展中,日本正是按照公共外交国家品牌六角形模式中的旅游、出口、管理(对外和对内政策)、投资和内移民、文化和遗产、人等六个方面,努力提升自己在吉的国家形象,并籍此强化自己在政治和经济问题上对吉尔吉斯斯坦的影响力。

  

  日本对吉公共外交的主要实施机构

  

  日本对吉公共外交的实施主要通过大使馆进行,另外还有官方发展援助、日本国际合作署以及人力资源开发中心等机构。各机构彼此之间责任明确,并且强调彼此之间的协调配合。

  

  第一,日本驻吉大使馆。2003年1月,日本在吉尔吉斯斯坦设立大使馆。日本驻吉大使馆主导日本对吉公共外交的具体实施,包括各类援助项目以及各类教育文化交流项目。

  

  第二,官方发展援助。日本主要依赖官方发展援助来实现其公共外交。1999年,官方发展援助的总额达到了创纪录的5357亿日元。实施官方发展援助项目的机构包括政府层面的日本科学教育部以及其下属的公共外交部门, 也包括大学、私人协会和非政府组织。日本的科学教育部以及下属的文化关系处进行了大量的文化交流项目。科学教育部下属的公共外交部门的预算主要来自日本基金会。日本基金会主要进行日语项目、文化交流项目、日本研究项目三类活动。

  

  官方发展援助是日本公共外交的主要工具之一。日本不仅积极为自己的公共外交提供资助,而且有针对性的为科学、教育、语言和文化项目创造条件。借助于此日本得以强化对被援助国的影响,改善自己的形象,并由此获得在这些国家政治领域的影响力。

  

  第三,日本国际合作署。在日吉建交以来的25年间,日本国际合作署的培训中心以及日本各高校为吉尔吉斯斯坦培训了几千名专家。从2007年起, 吉尔吉斯斯坦青年公务员开始在日本高校中进行职业培训。目前,这一项目的第一批毕业生已经开始在吉尔吉斯斯坦公职系统担任重要职务。

  

  自2000年起,日本国际合作署的志愿者到达吉尔吉斯斯坦,在偏远地区的中小学教学,以及在“一村一产品”的项目框架内帮助当地社区用当地原材料生产产品并帮助开发销售市场,包括日本的销售市场。这些志愿者用吉语和当地居民交流,会弹奏吉尔吉斯民族乐器。这些志愿者建立的萨赫娜古丽库姆孜艺术团多次在东京举办的吉尔吉斯斯坦文化活动中演出。

  

  第四,人力资源开发中心。1995年,人力资源开发中心开始在比什凯克运作。2000年,该中心更名为吉尔吉斯斯坦日本人类发展中心,不仅教日语,而且安排各种培训课程,例如商业培训课程、计算机培训等。中心的主要职能是推广日语。早期主要是在政府机构中推广学习日语,中心开办之后则是面对所有想学日语的民众。中心对日语教师和学习日语的学校提供支持,举办教师培训班、提供教材、举行竞赛及日语专题讲座等相关活动、举行去日本进修的考试等。

  

  日本对吉公共外交的主要内容

  

  日本对吉公共外交主要致力于人员、文化、出口等三个方面。

  

  第一,人员。一国的人员与其它因素相比能更好地形成其他国家对该国的总体看法。一国人员的行为风格、在各领域的专长、完成合作任务的能力都会形成其他国家对该国生活和工作环境的看法。截止2010年2月1日,在吉尔吉斯斯坦有来自日本的97名志愿者和14名专家。他们分散于吉尔吉斯斯坦各地区:比什凯克-54人,楚河州-17人,伊塞克湖州-29人,纳伦州-10人, 塔拉斯州-1人。日本的专家和志愿者分布在吉尔吉斯斯坦社会和经济生活的所有关键领域,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接触过日本专家的吉尔吉斯斯坦民众显示出对日本人非常高的接受度。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向吉尔吉斯斯坦提供援助的过程中特别关注吉国人力资源的培养问题。日本国际开发署在实施项目的同时通常还对项目中的技术人员和其他专家进行培训。进行培训,提供良好教育是日本在吉尔吉斯斯坦构建国家形象的关键要素之一,这会对日本在吉国教育领域的声誉起很大作用。目前,由于吉尔吉斯斯坦教育领域存在诸多问题,在日本学习过的专家以及学生在吉尔吉斯斯坦很受欢迎。此外,日本还向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公务员提供教育机会。从2007年开始,每年大约有20名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公务员去日本的大学学习,其中包括日本的神户大学、横滨国立大学、日本国际大学、广岛大学、筑波大学,立命馆大学等。在日本学习的吉尔吉斯斯坦人在受教育的同时也受到日本文化的影响,回到吉尔吉斯斯坦后成为日本正面形象的传播者。

  

  第二,文化。文化可以说是一国国家形象最有特点的表现要素,对一国文化的了解会影响对该国国家形象的看法。文化成为日本推进公共外交的主要工具之一。为了加强日本文化对吉尔吉斯斯坦民众的吸引力,日本驻吉使馆每年定期举办日本文化节以及文化活动。此类文化活动在吉首都及吉尔吉斯斯坦各地区进行,活动内容丰富,包括格斗艺术、语言、电影 、餐饮等各方面。2010-2011年,在吉尔吉斯斯坦媒体报道的148起关于日本的活动中,其中53起与文化有关。吉尔吉斯斯坦媒体对日本的这种报道不仅加强了吉民众对日本的兴趣,而且对那些完全不了解日本的人关于日本国家形象的预设起到了重大影响。文化在日本推进在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形象方面起了重要的而成功的作用。

  

  第三,出口。日本在吉尔吉斯斯坦实施的还有西蒙•安霍尔特提出的通过出口推进国家形象的项目,此类项目主要由日本国际开发署负责。作为国家形象要素之一的出口指的不仅是从一国出售到另一国的商品,还包含商品质量和技术理念。出口商品上注明的生产地是出口国在国外的代表和形象。日本国际开发署在官方发展援助部门的资金资助下,利用日本的技术和工艺,在吉尔吉斯斯坦进行了许多通过出口商品的质量和技术塑造国家形象的项目。所有开展的项目都需要引进日本的各种工艺设备,而且这些工艺设备通常都使用在吉尔吉斯斯坦大量民众都可以获利的领域,这毫无疑问有利于最大限度地推进日本在吉民众的良好形象。

  

  以提升国家形象为主要内容的日本对吉尔吉斯斯坦公共外交的主要目的是改变吉尔吉斯斯坦公民对日本在吉存在的态度。应当说,日本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公共外交是较为成功的。

  

  结语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那扎尔巴耶夫大学提出了建设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并提出通过五通来实现该倡议,其中人心相通正是我国公共外交应该开展活动的领域。2015年,日本首先安倍晋三遍访中亚五国,有外媒称日本的意图之一是挤压我国在中亚的影响力。因此,无论是从我国在丝绸之路经济带背景下发展对中亚公共外交的自身需求来说,还是从打破日本对我国的影响来说,研究日本对包括吉尔吉斯坦在内的中亚国家的公共外交都具有现实意义。

  

  在我国对中亚国家的公共外交中,也应当注重国家形象的塑造,由此不仅在中亚国家的政府层面,尤其是在社会层面增强对我国的好感,从而有效破除在中亚地区散播的中国威胁论;在国家形象的塑造中也应当注重通过人员、出口、教育等多个途径协调进行,不能一些领域在努力改善我国的国家形象,一些领域却在无意识地伤害我国的国家形象;在人员这个环节,应当要反思,由于我国各类出国人员关于出国后个人形象代表国家形象的意识淡薄,因此,反而出现因对我国出国人员个人形象印象差而导致对国家形象印象不良的问题,这方面与日本形成了反差;在教育这个环节,对于到我国来学习的中亚留学生一定要按较高标准严格管理,保证优质的教学质量, 形成对我国教育方面的良好印象,同时在教育对象的选择应该更有方向性和针对性。

  

  廖成梅:新疆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站内推荐

Copyright 2012 Public Diplomacy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共外交网 版权所有 2012 网址:http://www.pdcec.com
电话:+8610-85804320 传真:+8610-85893243 邮政编码:100025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建国路78号 京ICP备18040295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