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馆的外交
时间:2017-04-05 16:54:30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发布:公共外交网

  凡美术馆的对外活动,都可称外交,包括国内和国外。因其载体是文化艺术,所以与国际方的交流实际上是参与了公共外交,具有公共外交的一些特性。如今美术馆事业蓬勃发展,中国甚至出现了如东莞莞城美术馆那样的街道主办的美术馆。但是各馆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美术馆资源的紧缺。原有艺术大家、名家的作品,除了被家属继承,多半被国内改革开放前后即已存在的美术馆和名人纪念馆瓜分。新兴的各美术馆如何在现有份额中分得一杯羹,这不仅关系到美术馆的生存,还关系着区域美术事业的繁荣与发展。美术馆管理者必须直面困难,将此作为一个发展战略予以考量。
  
  宁波美术馆在开馆两年后,于2007年响亮提出“打造百年美术馆”口号。其涵义主要针对“典藏”,即不可为追求一时的数量而降低标准、放低门槛,而应当不畏年轻,有计划地重点收藏,积累经典,向百年负责,向未来负责。这一百年战略深入人心,通过积极外交,一步一步做起,美术馆已经从开馆时候的少量现实主义题材油画作品与书法作品,增至目前有17个门类、近5000件藏品。如今美术馆拥有的大家名家作品不仅包括潘天寿、罗工柳、启功、唐云、赵延年、沙耆、李焕民等已故人士,还包括靳尚谊、全山石、詹建俊、黄永玉、童中焘、潘公凯、刘大为、黄铁山、许江等炙手可热的名家,这是建馆10年取得的成果。如果说典藏主要有赖于各馆财力和专职部门的敬业,那么展览与学术就不得不注重“外交”了。
  
  国内除了中国美术馆和何香凝美术馆,其他均为地方馆。地方馆的资源多来自于属地,但这些已有艺术资源的蕴藏量,一年即可“消费”殆尽,而艺术生产又不同于工厂的流水线生产,属地的年艺术生产能力无法满足美术馆的展览需求,这样就产生了“外交”需要。同时,提升馆的学术形象和业界地位以及有目的地推进文化交流也离不开美术馆外交。不论出于何因,美术馆的外交根本目的就是保持、促进美术馆功能的正常运转和在数量上、质量上保障对公众精神需求的供给。由此,美术馆设有专职部门,一般称“对外事务部”,负责国内外的馆际交流活动。该部人员需具备如下条件:1.较高的外语译介水平。2.较强的综合接待能力(包括形象、礼仪、口才、文艺修养、思想认识等方面)。3.良好的人际关系和合作意识。4.良好的公关能力和公共外交意识。5.相关的涉外法律法规知识。6.了解外事纪律。外事部承担了大量对外交流事务,所以在选配外事部员工时,要强调个体性格特征,做事沉着高效而又能独当一面的外交型人才是较为合适的人选。作为外事部负责人,还需要有较广的人脉和一定的政策水平。
  
  在现行体制下,美术馆的外交往往出现“领袖外交”,即馆长亲历亲为。馆长根据本馆的特点参与馆际联系,可以比较顺畅高效地确定交流展和学术活动等事务的时间、规模、规格、形式和资金投入等。但在这里也必须强调,馆长应从自身单位的实际出发寻找最佳交流方法,“领袖外交”须具备如下前提:1.馆长须全面了解馆情。2.馆里存在急于通过外交解决的短板。3.馆长自身应具有过硬的专业能力或影响力。
  
  “领袖外交”在美术馆国际交往中十分重要。虽然中国的美术馆馆长不像欧美多是社会名流,每周要与基金会、银行、企业等打交道,但是馆长在国际馆间交流中的地位亦是不能低估的。马来西亚中央艺术研究院院长、曾任吉隆坡大都会美术馆馆长的郑浩千博士在谈及此事时说:“馆长外交对于一馆的壮大与发展至关重要,不仅欧美国家的美术馆如此,亚洲的也不例外。当初北京的廖静文先生虽年事已高,却也乐于给访问人士题辞写字签名,不就是为徐悲鸿纪念馆做外交?她是馆长,纪念馆有对外形象,悲鸿先生的作品也要巡展呢!”美术史论家、中国美院曹意强教授曾说,原来美术馆馆长的职责是关注艺术作品的内部价值,现在的馆长更像做艺术行政,展览、策划、营销都要做。他可谓一语道出了当代中国的馆长所承受的“外交”之重。在“领袖外交”中,馆长需要自始至终把握尺度,既不能牵扯个人利益,也不能内外偏废。他有艺术家身份就不能与对方搞个人展览交易,他有鉴定职称就不能搞藏品交易,他有评论专长就不能于此谋利。当然,馆长如果只注重对外交往而不脚踏实地地履行馆内事务,也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
  
  还有一种情况,在特定条件和环境下,外事部的部门外交和馆长的领袖外交可能都不很受用。一个刚建的馆、一个建在经济落后地区的馆可以实行“全员外交”。将所有员工动员起来,把与艺术有关的外交资源均加以调动,在一个时期、一个阶段和某种环境下可以形成较大信息库,也能扩大美术馆各方面的影响力,而一旦馆内的各线业务处于正常,则“全员外交”可暂告一段落。
  
  据了解,上海美术馆在1999年新馆开放伊始采取的一些外交攻略,如“把握优势、利用优势”,使该馆很快“提高了管理水平,积累了操作经验,锻炼了一支具有良好职业道德和专业素质的员工队伍”,“逐步扩大了自己的国际影响,提升了自己的学术地位,步入文化交流的国际轨道”。其主要外交举措包括:1.设置对外联络专职岗位。主要联络媒体、旅游机构,加大海外推广。2.制作宣传册、纪念品,寄发国内外同仁、朋友。3.设立官网,并与相关知名艺术网站链接。4.策划“上海美术馆外国驻沪机构专场介绍会”。邀请30余国60余位外交使节与会。5.成立“上海美术馆咨询顾问”。委任留学或定居国外及港澳台学者艺术家建立信息交流网络。6.做强本馆国际学术品牌“上海双年展”。7.开展国际对等交流。打破所有外展收取场租惯例,大力引进国外展(2年引进40余场外展)。藏品出国巡展。8.派员出访学习、研讨。平均每年30余人次。
  
  这八大措施从酝酿、出台、执行到见效,从中也可发现具有普遍借鉴意义的美术馆外交路线图。美术馆的外交,往往不是独立的,它颇似一个国家的外交,是政府外交(官方外交)和公共外交(民间外交)的整体行为,美术馆外交也需馆长、部门和员工“三者”整体发力。无论是部门外交、领袖外交,还是全员外交,都需讲究方略,或中长期的外交战略,或近期的外交策略;更需讲究原则,即“自主、尊重、双赢”。所谓“自主”,就是在外交中要守住馆的宗旨、定位,不能“失去自己,否定自己”。曾有艺术机构郑重介绍一位海外华侨老先生的作品捐赠于宁波美术馆,美术馆学术部对其作品艺术性进行仔细评鉴,最后决定不予收藏。类似的例子全国其他馆也会遇到。只有坚持自己的原则,才能确保事业健康发展。所谓“尊重”就是在交往中要遵循对方的规则,特别是欧美美术馆有其“国际惯例”,交往中不可大意或轻视。“双赢”是指交往的对等性,最终达至双方均实现的预期。
  
  总之,美术馆外交的原动力是获取短缺的艺术资源,争取话语权,其结果是催生友谊,深化文化交流,促进文艺发展和区域间的相互了解与合作。
  
  作者:韩利诚(宁波市文联副主席、宁波美术馆馆长)

站内推荐

  • 最新文章
  • “聚焦拉美商机”访阿根廷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巴西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哥斯达黎加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秘鲁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玻利维亚驻华大使
Copyright 2008 GBDPublic Diplomacy & Culture Exchange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共外交中心 版权所有 2008 网址:http://www.pdcec.com
电话:010-85804320 传真:010-85893243 邮政编码:100025
京ICP备15055427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