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南海风波的由来和走向
时间:2014-01-26 14:44:11   来源:   发布:公共外交网
  近两三年来,南海风波迭起,大有覆岛摧洲之势。
  
  人们不禁要问:南海争议是怎么出现的?这轮风波为什么会发生?中国政府的立场和主张是什么?南海问题的前景如何?
  
  本文试就上述问题谈点粗浅看法。
  
  南海诸岛自古是中国的领土
  
  我们祖国大陆的南面是一片广袤的海洋,国际上通称“南中国海”,简称南海。南海有四个群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和东沙群岛,它们就像撒落的珍珠翡翠,镶嵌在一块硕大无朋的蓝宝石上,熠熠生辉,耀眼夺目。
  
  2000年至2004年,我担任中国驻新加坡大使期间,常有机会飞越南海上空,每当天清气爽、风平浪静,我总爱久久地斜倚着舷窗,深情地俯瞰和欣赏那梦幻般壮阔和绚丽的南海和南海诸岛。
  
  这时,我的耳畔便会响起小学时课本里的话:中国的版图北至漠河,南至曾母暗沙。
  
  据史料记载,正是中国最早发现、命名、开发和管理南海诸岛。秦汉以后,中国在开辟陆上丝绸之路的同时,也逐渐开通海上丝绸之路。南海及海上诸岛正是这条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环节。
  
  公元399-413年,东晋高僧法显“天竺取经”,去时走陆路,返程走海路,经南海北上,在青岛崂山登陆。
  
  公元671-691年唐代高僧义净“西天求佛”,来回均走海路。他撰写的《南海寄归传》和《高僧传》,记述了途经南海及海上岛礁的种种见闻。《高僧传》记述了去“西天”求佛的50位高僧,其中有30位取道南海,领略了南沙、西沙等岛屿的绮丽风光。
  
  公元1405-1433年,即明朝永乐至宣德年间,著名航海家郑和七下“西洋”均经南海,他绘制的海图详细标注了南海诸岛的具体方位。
  
  中国在发现南海诸岛的同时,我沿海渔民就开始从事对南海渔场的开发,他们冬天趁西北季风南下,夏天趁东南季风北返,许多岛屿至今留下水井、瓷器、碑碣等中国渔民曾经生产生活的遗迹。
  
  16世纪以后,西方列强穿过马六甲海峡,打破了南海的宁静。1933年,法国一度占领南沙九小岛。1939年,日本赶走法国曾占领部分南沙岛屿。1946年,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将占据的南海岛屿全部归还中国。中国政府派遣太平舰和中业舰前往接受,并在太平岛举行隆重的接受仪式。
  
  近代以来,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侵占和归还,也从一个侧面证明南海诸岛本来就属于中国。
  
  争议的由来
  
  长期以来,国际社会对中国拥有南海诸岛的主权不持异议。只是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联合国一纸关于南海资源的调查报告才引发了种种争议。
  
  1968年,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ECAFE)提出勘探报告称,南海蕴藏丰富石油资源。随后一些国家的石油研究机构纷纷作出评估,称南海可供开采的石油约300到500亿吨,是“第二个波斯湾”。
  
  自那以后,特别是70和80年代,南海周边的一些国家开始对我南沙岛礁提出主权要求,并陆续进占。到目前为止,我南沙岛礁被越南占去29个,菲律宾占去9个,马来西亚占去6个。而我们中国只占着8个(包括台湾驻守的太平岛)。
  
  1982年,联合国通过了国际海洋法公约(我国已于1996年批准)。根据公约,沿海国家可拥有12海里领海、24海里毗邻区、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以及大陆架的主权和权益。
  
  这样,一些南海沿岸国家提出的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张又与我国在南海断续线主张发生重叠。越南主张的海域与我断续线重叠达100多万平方公里。菲律宾将其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划入我断续线62万平方公里。马来西亚将曾母暗沙附近8万平方公里海域划入其领海,将我断续线内27平方公里的海域划入其大陆架。文莱主张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进入我断续线内海域约4.5万平方公里。
  
  与我国争议最大的是越南。越宣称,对整个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拥有主权。其次是菲律宾,菲宣称对南沙群岛东部的部分岛礁(菲称“卡拉延群岛”)和中沙群岛的黄岩岛拥有主权。
  
  70年代以后,我同越南曾发生过两次军事冲突,同菲律宾曾发生过严重对峙。
  
  1974年,南越政府倚仗美军1973年撤走时留下来的10艘军舰,宣称其海军作战能力达至世界级水准,对我西沙群岛发动袭击并试图占领。我军予以坚决反击,重创南越侵略军,捍卫了西沙神圣领土和主权。
  
  1987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委托中国在南沙群岛建一座海洋气象观察站,作为联合国成员国的越南当时并未提出异议。1988年,当中国将此计划付诸实施时,越方却派出军舰前往阻挠并首先向我负责保护施工的海军战士开枪,我军予以还击,赶走越军,保障了建站工作顺利完成。
  
  1994年,我国进驻南沙群岛的美济礁,并在这里建筑避风设施。1995年菲律宾派军舰和直升机进行干扰,还组织本国和外国记者到现场“采访”,借国际舆论向我施压,试图阻止我施工。我坚决顶住了菲方的阻挠,最终完成了在美济礁的永久设施建设。
  
  尽管发生了这样一些事端,南海纷争一直得到有效管控,其影响仅限于有关当事国的双边关系中,并未成为地区热点。
  
  新一轮风波骤起
  
  2010年以来,南海风波迭起。菲律宾首先向我发难,照会联合国反对我南海断续线;派军舰侵入我黄岩岛,又试图在我仁爱礁修筑永久性设施;并且不顾我反对,单方面将南海岛礁主权争端提交联合国仲裁。越南在南沙群岛北部海域勘探石油与我公务船发生摩擦;越国会通过法令,将我西沙、南沙群岛纳入其版图。东盟外长会议、东亚领导人会议、香格里拉防务论坛等地区和国际会议将南海问题列入议程。美国高调宣布介入南海问题,宣称南海涉及美国家利益,美不能无视南海航行自由和商务安全受到威胁,美“华盛顿号”航母开进南海,美与多国在南海频频举行军事演习。南海局势骤然升温并持续紧张起来。
  
  这轮风波有几个特点,一是延续的时间长,过去南海也曾发生过局部紧张,最多几个月就缓和下来了。这次已持续三年。二是介入国家多,除本地区国家之外,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域外大国也纷纷介入。三是触及问题深,美、菲、越等把矛头直指我南海断续线,攻击我断续线缺乏法理依据。四是媒体炒作范围广,几乎世界各主要媒都介入了。
  
  这场风波之所以如此复杂诡谲,其原因有两个,第一,菲律宾、越南等声索国试图借助国际力量特别是美国向中国施压,以巩固和扩大其在南海的既得利益。第二、美国试图利用菲、越等声索国把事情闹大,挑拨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制造地区紧张,以达到其遏制中国目的。
  
  换言之,制造南海风波是美国“重返”亚洲或曰“再平衡”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2009年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后,即启动美“战略重点东移”进程。奥巴马认为,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崛起正在亚洲地区搭建一个大舞台,21世纪许多影响人类进程的大戏将在这里上演。美国非“重返”亚洲不能维持对这个地区的领导和主导地位。于是,美国在军事上加强和激活了其在冷战时期建立的几组军事同盟,决定将其兵力的60%投入亚太;政治上加紧推行其美式民主“普世价值观”,大搞“颜色渗透”;经济上搞起“跨太平洋经济战略伙伴关系”(TPP),与“10+3”为主渠道的东亚合作分庭抗礼。与此同时,美利用岛屿领土争端制造海上热点,这既是为其“重返”找口实,也是利用“巧实力”对中国等新兴力量成长的一个“巧牵制”。
  
  无怪乎舆论认为,美国是此轮南海风波的主要是推手。
  
  中国的立场、主张和对策
  
  中国政府透过诡谲的表象,洞察问题本质,“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坚持一贯的立场和主张,积极从容应对出现的问题,取得了好的效果。
  
  南海争议主要集中在南沙群岛。我们的立场和主张是一贯的、明确的。那就是,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和权益,这是有充分历史和法理依据的。中国主张由当事国通过直接协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争议解决以前,愿同有关国家暂时搁置争议,寻求共同开发。各方应保持耐心和克制,不采取使问题复杂化的行动。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邓小平提出的主张。1986年6月,菲律宾副总统劳雷尔访华时,邓小平向他提出,“南沙问题可以先搁置一下”。1988年4月,阿基诺总统访华,邓小平会见她时再次阐述了这一主张,他说,“从两国友好关系出发,这个问题可先搁置一下,采取共同开发”。阿基诺总统和劳雷尔副总统都对邓小平的主张作出积极回应。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与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经两国政府批准,签署了“南海部分海域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后来扩大为中菲越三方协议,三方也进行过联合地震海上作业。遗憾的是,菲方后来改变了处理问题的态度和方式,违背承诺,中止了合作。中、越双方经磋商已决定在低敏感度海域启动联合搜救和环境保护等项目的合作。中国和文莱就在争议海域进行联合油气勘探达成初步共识。
  
  中国与东盟国家经过协商取得广泛共识,于2002年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宣言反映了中国和东盟各国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促进发展合作的共同利益和愿望。中国政府积极带头并推动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同时,对个别声索国违背宣言的行为也作出了应有的反应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
  
  2012年4月10日,当菲律宾派遣军舰侵入我黄岩岛并试图抓扣我正在作业的渔民时,我公务船当即前出保护渔民,同时通过外交途经提出严正交涉,迫使菲舰撤离。然后采取必要措施看住了黄岩岛,不允许菲律宾再行染指。
  
  2012年6月21日,越南国会通过《海洋法》将我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纳入其版图。我外交部同日发表声明提出强烈抗议,重申西沙、南沙是我神圣领土,任何国家提出主权要求都是非法、无效的。国务院批准设立“三沙市”,下辖西沙、南沙、中沙三群岛。同时设立“三沙市警备区”。
  
  上述两项举措是对菲、越非法、无理行径的有力反制,有效地捍卫了我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和权益。
  
  2013年,我国在南海问题采取更加积极姿态。4月,王毅外长首次出访即前往东盟,就南海问题做了有关国家的工作,进行了很好的沟通。6月底7月初,在文莱举行的东亚系列外长会议上,中方高举和平合作旗帜,将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起来,坚持将领土争议放在相关国家双边渠道解决,又同意将维护南海地区和平问题放在中国与东盟之间讨论。9月,作为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组成分,南海行为准则谈判在苏州启动。10月,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先后访问东南亚,提出打造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和21世纪新海上丝绸之路的主张和构想,得到东盟各国广泛热烈响应。菲律宾执意将南海问题提交联合国仲裁、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的行径遭到孤立。国际舆论对中方的举措予以积极评价,认为中方既解了困局又开了新局。
  
  出路何在
  
  南海新一轮风波的出现不是孤立和偶然的。它发生在中国等新兴力量崛起、亚洲地位上升和美国战略重点东移的大背景下,也必将随着这个趋势的发展变化而跌宕起伏。我们很难以简单、痛快的方式一下子就把问题彻底解决,需要坚决和果敢,也需要耐心和从容,要有长期应对的准备。邓小平同志说过,凡属历史遗留问题,有些今天可以解决的,我们就在今天解决,有些需要留待明后天解决的,我们就在明后天解决。我们就是要本着这个精神,积极稳妥地处理好南海的维护主权、保护资源和法理斗争等问题。
  
  关于维护领土主权。主要问题在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被他国占领,甚至还有可能被继续蚕食。我们要守住一条底线,决不允许再丢失一岛一礁一沙,对任何新的侵占、蚕食行为要坚决予以制止。对已经出现的争议,则坚持通过和平协商谈判方式寻求妥善解决。
  
  关于资源保护。据有关方面披露,迄今南海海域已经打了1000多口油井,其中一部分位于我国和声索国的争议区域。我们应通过外交手段制止这种在争议区域单方面开发的行为,积极寻求共同开发途径。同时,我们要积极创造条件,加紧勘探和开采南海油气资源。
  
  南海是我国的传统渔场,要继续鼓励和支持我渔民前往捕鱼。我海警加强对南海的巡逻执法力度,给我方正常的捕鱼作业予以有力保护。
  
  关于法理之争。一些国家对我南海断续线提出质疑甚至公开反对,菲律宾要求联合国做出仲裁。南海断续线是1948年中国政府公布的,历届中国政府继承了下来,毫无疑问,我们必将坚持下去。这是一条历史性权利线,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982年通过前34年就已存在,公约既不否定历史性权利,也未对此做出明确规定。中国政府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排除条款”赋予的权利,对菲律宾的仲裁诉讼不予理睬。无论仲裁结果如何对中方都无约束力。但我们还是应该加强对南海断续线的法理研究,尽量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挫败某种势力借此抹黑中国的图谋。
  
  总而言之,我认为,中央关于维护主权与维护稳定的“两维”方针是完全正确的,把握住这两个大局,南海问题终将得到妥善解决。中国的立场和主张不仅符合中国利益,也符合东盟国家的利益,相信通过双方共同努力,一定能把南海建设成和平之海、合作之海、友谊之海。
  
  作者:张九桓(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前司长)

站内推荐

  • 最新文章
  • “聚焦拉美商机”访阿根廷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巴西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哥斯达黎加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秘鲁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玻利维亚驻华大使
Copyright 2008 GBDPublic Diplomacy & Culture Exchange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共外交中心 版权所有 2008 网址:http://www.pdcec.com
电话:010-85804320 传真:010-85893243 邮政编码:100025
京ICP备1505542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