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1950至1972年
时间:2012-08-29 14:57:12   来源:   发布:公共外交网
  通过考察从1950年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成立到1972年日中邦交正常化期间《日本和中国》等报纸的主要报道,对日本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的主要活动和轨迹进行梳理,可以了解这段时期内熊本县与中国交流的概况以及日中友好协会在其中发挥的正面作用。
  
  从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成立到岸信介断绝对中关系
  
  《日中友好运动五十年》(日中友好协会编,东方书店发行)曾登载时任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代理会长(现任顾问)鹤田义郎先生的文章,这篇文章显示,该县日中友好协会于1950年9月25日成立。
  
  因为没有详细的资料,有关日期和时间基本都只能依靠日本中国友好协会机关报《日本和中国》缩印版全五卷。作为补充和辅证,当地的《熊本日日新闻》的报道也很有参考价值。
  
  《日本和中国》第59期(1953年11月1日)记载有如下内容:“熊本县水灾灾后重建民众会议,接受了来自中国的救援资金303万日元,事务所和专职工作人员已经投入了工作……”这次水灾应该是1953年的白川大水灾。中国向日本提供的救援资金总和为1800万日元,其中的一部分拨给了熊本县。水灾发生时,中国建国不久,却提供了救援资金,足见中方对中日交流的重视。
  
  此后到1958年岸信介内阁企图断绝对中关系的期间,全国版的《日本和中国》中,关于熊本县的报道非常多。期数罗列如下:第119期、第123期、第130期,这三期都是1955年出版的。此后,1956年3月11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第141期报道了荒尾支部准备委员会成立的消息,该委员会的委员长为坂田市长,报道指出:“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了宫崎民藏、宫崎滔天兄弟,他们帮助孙文开展中国革命,做出重要贡献。迄今为止,在这里没有组织起协会的支部,让人感到很不可思议。让我们今后进一步推进日中友好运动的发展。”
  
  1956年,《日本和中国》第162期报道,“(熊本支部讯)为向中国派遣熊本县中国经济文化视察团,协会熊本县支部和贸易促进县议员联盟于9月12日在工商会议所召开各县代表会议,争取明年4月前往中国。”1956年,《日本和中国》第167期以“迎接总工会代表,感如亲戚”为题,介绍了中华全国总工会受到全县规模迎接的盛况:“(熊本支部讯)中华全国总工会代表团11月15日12点36分到达熊本站。樱井知事、市代表、县议员、工商会议所、日中友好协会支部工会成员等大量相关人员前往迎接,在电通工会铜管乐队和‘东京—北京’的大合唱中,列车缓缓滑行进站。”
  
  1957年1月1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第170期、第171期合刊介绍了熊本县支部1957年的八项工作目标,其中,向中国派遣经济视察团、设立汉语正规课程、支部的扩展等被列入。
  
  1957年6月21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第187期以“举全县之力开展与中国恢复邦交的运动,熊本表现活跃”为题进行了如下报道:“(熊本支部讯)以该支部代表冈崎伊十朗先生的名义于6月7日向熊本市议会议长兼坡安次先生、县议会长濑口龙之介先生提交了希望早日恢复日中邦交正常化的请愿书。”1957年7月11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第189期以“熊本县议会通过与中复交决议,希望恢复中国航路”进行了如下报道:“(熊本支部讯)熊本县议会于28日全场一致通过日中早日复交的决议。”从中可见熊本县官民一致期望日中两国早日恢复邦交的愿望。1958年4月21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熊本版》第217期报道,1957年8月,熊本县经济文化代表团对中国进行了为期40天的访问。
  
  日中友好协会熊本支部、熊本县金融界和政界发起的熊本县官民一致希望日中邦交复交的活动,最终促成1958年2月21日日中友好协会熊本县连成立大会的胜利召开。1958号3月11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对大会的盛况以“熊本县连盛大成立”为题进行了报道。
  
  1958年4月21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熊本版》第217期专门推出专题,介绍了将于4月26日下午从1时在熊本市礼堂召开的欢迎会,该欢迎会为专门欢迎中国法律家代表团的“日中亲善县民欢迎大会”。
  
  “的确,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中关系中,日本政府紧随美国实施‘封锁中国’的政策,对中国人民的解放和建设成果冷眼相看。但同时,广大的日本国民,对侵略战争进行反思,积极推动日中友好,日本国民的这种举动得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一贯支持,最终发展成可以影响日本政治的力量。因此,尽管两国政府间的不正常关系一直持续到1972年,但民间交流从1952年开始逐步展开,经济交流也摆脱日本政府的干扰开始萌芽。在日本国民心中,对中国根深蒂固的旧印象,也被逐步打破。在这样的形势中,日中友好运动带领了日本国民运动,也统一了日本国民的愿望。”(日本中国友好协会[正统]中央本部编《日中友好运史》,青年出版社,1975年。)上述这段话叙述的,就是日中友好运动的第一阶段。
  
  朋友们之间经常开玩笑说:“如果在日本发生革命,最后天皇会逃往熊本。”在这样的熊本,推动与社会主义中国的邦交正常化、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并使之成为县民的主流,就必须与熊本县内的保守势力进行联合、合作。与各地的日中友好运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57年2月登上首相宝座的岸信介,是战前谋划成立伪满洲国、战后作为甲级战犯被囚禁在巢鸭监狱的人物。1957年6月,他成为战后首次访问台湾的日本首相,并支持蒋介石的“反攻大陆”政策。岸信介的这些举动,导致保障日中间民间贸易的第三次协定过期,必须尽快签订第四次协定(1958年3月签订)。岸信介对发展与中国的关系毫无兴趣,他访问亚洲六国后访美,与艾森豪威尔总统发表《日美共同声明》,表明毫无改善与中国关系的意愿。岸信介表示支持蒋介石的“反攻大陆”政策,让中国政府和人民感到极大愤慨。1958年5月2日,又发生了右翼损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长崎国旗事件”,岸信介内阁对“国旗事件”轻描淡写的处理,再一次激发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极度愤慨。结果,日中贸易完全中断,文化交流也受到了很大影响。同时,曾一度轰轰烈烈的日中友好运动,也进入严冬。在全国范围内,大量保守议员宣布脱离日中友好协会,熊本的保守势力也脱离协会。日中友好协会全国本部的资金来源也出现问题,机关报《日本和中国》临时改成简易复写版印刷才免于停刊。
  
  1958年7月1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第224期以“熊本县理事会向政府提交请愿书”为题进行了如下报道:“本县联合会于5月29日,基于解决日中紧急事态理事会的讨论结果,通过协会本部向岸首相、藤山外长、高岬通产大臣提交了《关于解决日中关系的请愿书》。”
  
  1958年11月1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第235期以“熊本县民会议通过决议,向艾森豪威尔请愿”为题进行了报道,决定向艾森豪威尔总统、岸首相、藤山外长提交日中邦交恢复以及对台湾海峡问题的抗议书、请愿书。
  
  日本共产党的反华路线和日中邦交正常化
  
  在日中友好运动的严酷现实中,《日本和中国》再次对熊本县进行报道,已经是1967年6月5日了。当然,在这期间,熊本县的日中友好运动并没有完全停止。1965年,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现顾问鹤田义郎先生作为中文学习积极分子代表团的一员,前往中国进行了为期40天的访问,坂本吉保(现副会长)也于1966年前后访问了中国。
  
  1959年以后的日中友好协会在运动中把重心转移到工会、农民组织、社会党和共产党,展现了“斗争的日中友好协会”的姿态。其后,在全国范围内,人们开始谋求重新建立日中友好协会,熊本县也树立了千名会员的目标。但是,曾是中国共产党“兄弟党”的日本共产党开始转向反华、反对日中友好,导致日中友好协会内部再次出现了分裂。各地的日中友好协会一边鲜明地与日本共产党对抗,一边努力建立新的日中友好协会。
  
  1967年6月12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复刊第28期)报道,6月11日,日中友好协会(正统)熊本县本部在熊本市成立。鹤田义郎先生在报告中介绍了成立过程。这标志着该组织与日本共产党决裂,熊本县内的日中友好协会和友好运动拉开新的大幕。
  
  1967年12月18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复刊第54期)以“12月2日东方红杂技团在熊本市立体育馆表演,4300人参加”为题对中国东方红杂技团的表演进行了报道。新成立的日中友好协会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组织协调“东方红杂技团”的访日演出。
  
  据1971年4月12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复刊第208号期)报道,4月2日至9日,在熊本市立体育馆展出“熊本中国展”。日中邦交正常化之前,在熊本县开展的“熊本中国展”可以说有两个划时代的意义。第一,食品、日用品、装饰品、家具、玩具、相框等当前中国的物品得以展出,熊本县民(日本国民)此前是无法接触这些东西的。第二,岸信介内阁推出反华政策,并支持蒋介石的反攻大陆政策,这些举动使日中友好协会与熊本的保守阶层之间处于隔绝状态,此次展览为二者之间的沟通打开了管道。熊本县是一个保守县,熊本县、市议会、工商会议所等是保守势力的大本营。此次“熊本中国展”就是希望与这些官方和民间的保守势力进行联合,成为在熊本了解中国的最佳平台,也是我们了解中国、宣传中国的重要场地。在其后的33年间,每年春季黄金周期间,展览都会与民众见面,赢得了诸多市民的好感。这个展览在两国邦交正常化以及其后的两国交流中起到很好的作用,于2000年初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1970年11月5日《日中友好》(内部分裂后,其他派别的机关刊物)第11期报道,10月3日下午2时,第3次日中友好协会(正统)熊本县本部大会在福利会馆召开,26人出席。日本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对立导致日中友好协会分裂。之后,日中友好协会(正统)成立。但正统协会内部发生了权力斗争,“黑田寿男派”和“宫崎世民派”两派对立,两派各自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并自称正统。由于中国方面的介入,1971年召开团结全国大会,分裂关系宣布结束。熊本社会党、总评集团的力量很强,没有发生分裂和争执。
  
  1971年11月8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复刊第234期)报道,11月1日下午6时,约60人参加“庆祝国庆节演讲会”。1972年6月12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复刊第263期)报道,6月1日下午1时,在熊本城二丸公园召开“6·1西日本青年誓师大会”,熊本、福冈、长崎、佐贺、宫崎等九州各县的日中友好协会(正统)的青年会员参加。
  
  1972年8月14日出版的《日本和中国》(复刊第272期)报道,熊本县八代支部诞生(该支部与现在的八代市日中友好协会无关),6月23日晚上7时在八代厚生会馆会议室召开成立会议,19名成员参加。日中友好协会(正统)县本部的鹤野六良会长作为来宾前来参加。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否决日美两国的提案,通过了阿尔巴尼亚等23个国家提交的方案,中国的所处的国际环境为之一变。岸信介内阁执行彻底的反华政策,其后的池田隼人首相对恢复与中国的关系表现积极,佐藤荣作首相(战犯岸信介的弟弟)又转而执行反华政策。从这种政策的变化可见,自民党内阁要么与中国若即若离,要么就执行赤裸裸的反华政策。美国一直把日本定位为反华包围网的“亚洲尖兵”。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美国的立场转变,使日本国内的对华态度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1972年7月,美国反华包围网“尖兵”佐藤首相下台,7日,田中角荣内阁成立,紧接着,开始了恢复日中邦交的谈判。9月25日,田中角荣首相和大平正芳外务大臣访问中国,29日,双方签署日中共同声明,日中邦交正常化得以实现。此时,日本战败已过去2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已24年,日中友好协会成立也过去了22年。
  
  2012年,我们将迎来日中邦交正常化40周年纪念。日本曾一度因国策错误而发动侵略亚洲的战争。在侵华战争中,日中双方有2000万人被夺去生命。日中友好及恢复邦交正常化的运动,正是为了反思侵略战争而发起的。
  
  在这场运动中,有很多先人未能亲眼见证1972年的两国邦交正常化。为了今后日中两国子子孙孙的友好交流,我们必须继承和守护先人们的遗志,将日中友好事业发展下去。(
  (本文得到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会长重冈和信先生的指导,日中友好协会事务局次长中西重树先生在资料搜集方面给予很大帮助。)
  
  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作者:樱井政美(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理事)
  译者:赵新利(本刊编辑、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讲师。)

站内推荐

  • 最新文章
  • “聚焦拉美商机”访阿根廷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巴西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哥斯达黎加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秘鲁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玻利维亚驻华大使
Copyright 2008 Public Diplomacy & Culture Exchange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共外交文化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2008 网址:http://www.pdcec.com
电话:+8610-85804320 传真:+8610-85893243 邮政编码:100025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建国路78号 京ICP备15055427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