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视角下的蒂朗海峡协议
时间:2017-03-07 13:52:21   来源: 公共外交季刊   发布:公共外交网

 

   自从埃及总统塞西上台以来,埃及和沙特双方始终寻求着共同的战略利益,建立起了准盟友的关系。蒂朗海峡协议(海上边界协议和跨海大桥建设协议统称为蒂朗海峡协议)是两国重大的地缘政治行动,如能成功签署,将深刻影响中东地缘政治格局,海上边界协议遭到否决正是中东地缘政治博弈势力冲突的表现。
  
  中东地缘政治博弈由来已久,“阿拉伯之春”以来,域外西方大国各有所图,域内区域强国心思不一,再加上极端恐怖组织、宗教派别团体、区域性部落利益纷争,整个中东乱象交织,是全球各种势力激烈交锋的汇聚点和主战场。埃及和沙特在西亚北非影响力巨大,是中东地缘博弈的重要参与者和关键点。两国政府对蒂朗海峡协议的努力推动不仅是两国之间的牵手,更表明两国政府改变中东地缘政治格局意图。两国身处中东地缘博弈漩涡,能否克服中东地缘关系的复杂性,蒂朗海峡协议将是一块试金石。
  
  蒂朗海峡协议的地缘历史根由
  
  蒂朗海峡协议内容包括两岛归属和跨海大桥建设,涉及两岛主权归属和亚非大陆互联互通,地缘历史关系紧密。
  
  蒂朗岛和塞纳菲尔岛位于亚喀巴湾和红海交界处,面积分别为80平方千米和33平方千米,扼守亚喀巴湾进入红海的通道,控制以色列南部出海口和约旦唯一出海口——蒂朗海峡。20世纪50年代以来,两岛的控制权频频变更。1950年,为应对以色列的威胁,沙特与埃及签署协议,将属于本国的两岛由埃及“托管”。1956年,以色列以埃及封锁苏伊士运河和蒂朗海峡为由,发动苏伊士运河战争,占领西奈半岛和两岛。1957年,以色列撤离,联合国部队进驻亚喀巴湾沿岸地区,以色列取得蒂朗海峡通航权。1967年5月,埃及进驻亚喀巴湾沿岸地区,禁止以色列通过蒂朗海峡,引发“六•五”战争,6月初,两岛连同西奈半岛再次落入以色列手中。1979年,埃以签订合约,双方达成了《戴维营协议》,以色列取得亚喀巴湾和蒂朗海峡航行权,承诺逐步归还埃及西奈半岛和两岛。1982年,以色列执行《戴维营协议》将西奈半岛连同两岛完全归还埃及。2016年4月,埃及和沙特达成协议,埃及政府计划把两岛归还沙特。2016年6月,埃及行政法院否决了政府与沙特签署的海上边界协议,埃及政府准备提出上诉。
  
  蒂朗海峡宽约13千米;主航道在蒂朗岛与西奈半岛之间,宽约6千米,具有建造跨海大桥的天然有利条件。蒂朗海峡是以色列南部重要出海通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以色列曾为获得蒂朗海峡航行权而发动苏伊士运河战争和“六•五”战争。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强势占领了大片阿拉伯人土地,实际控制了亚非连接的陆上通道,阿拉伯国家中仅有埃及和约旦同以色列有外交关系,如何绕过以色列实现亚非伊斯兰国家的陆路联通成为难题。埃以达成《戴维营协议》后,阿拉伯国家多次提议修建一座连接阿拉伯半岛和非洲大陆的桥梁,从1988年第一次被提出开始,蒂朗海峡以其优越的地理条件一直是建设跨海大桥的热门地点。2016年4月,埃及和沙特达成协议,宣布两国将共同建造蒂朗海峡跨海大桥。尽管到如今30年间,修建蒂朗海峡跨海大桥被提出过多次,但是现在仍然停留在设想层面。
  
  蒂朗海峡协议的地缘影响
  
  埃及和沙特政府努力推动的蒂朗海峡协议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意义。蒂朗海峡协议如能成功实施,将对西亚北非地缘政治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一是两国将结束领土纠纷,有利于两国保持战略合作关系,增强在地区问题上的协调行动,稳定混乱的伊斯兰世界。沙特和埃及同为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是地区事务中的地缘政治大国。沙特位于阿拉伯半岛上,东临波斯湾,西濒红海;境内圣城麦加是全世界穆斯林礼拜的朝向和朝觐中心,宗教号召力巨大;石油储量和产量居世界首位,拥有巨额石油收入,综合经济实力位列亚洲第六。埃及地跨亚非两大洲,东临红海,北濒地中海,是亚非之间陆路交通要冲;境内苏伊士运河是联通欧亚非三大洲的主要国际海运航道,战略地位重要;为阿拉伯国家中人口第一大国,非洲第三大经济体。两国隔亚喀巴湾和红海相望,合作发展前景广阔,但两岛归属的纷争是两国关系发展的绊脚石。领土主权问题是现代国家间的敏感问题,岛屿争端更是世界难题,圆满解决的例子屈指可数。埃及和沙特如果能够通过外交谈判成功解决两岛问题,将会实现亚非两个地缘政治大国地理上的连接、政治上的牵手,迎来两国相互关系上一个深度、高速发展的时期。这将对两国在协调国家利益、宗教派别争端、地区局势等方面的诉求产生正面效应;对增加中东地缘博弈中域内阿拉伯国家的实力,缓和伊斯兰世界的混乱局势,遏制宗教极端恐怖势力的发展有积极的影响。
  
  二是实现区域地缘对接,削弱以色列的陆路交通枢纽地位,有力促进两国乃至亚非阿拉伯国家之间的互联互通。阿拉伯地区可分为阿拉伯半岛区、新月区、马格里布区、埃及苏丹区,以色列位于阿拉伯半岛区、新月区、埃及苏丹区中间,是阿拉伯地区的地理中心。经过五次中东战争,以色列实际控制了巴勒斯坦大部分地区,从地中海到红海的亚喀巴湾将阿拉伯地区割裂在亚非两洲,成为亚非阿拉伯国家间的陆路交通枢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阿拉伯国家多次提议建造连接亚非大陆的跨海大桥,建桥地点主要集中在蒂朗海峡和曼德海峡,由于种种原因,均未实现。跨海大桥的建设将使沙特和埃及绕过以色列实现陆路的对接,改变以色列为亚非阿拉伯国家之间唯一陆上通道的现状,实现亚非伊斯兰国家间的陆路联通,有力促进两国乃至亚非阿拉伯国家之间贸易、旅游、劳务输出、宗教交流的发展。
  
  三是亚非阿拉伯国家间陆路的对接将为恐怖主义在西亚、北非和“泛萨赫勒”地区实现进一步扩散融合提供地缘便利。西亚、北非是恐怖主义活动的重灾区,邻接北非的“泛萨赫勒”地区恐怖主义也呈泛滥之势。三个地区由于地理、民族、宗教、政治问题已经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短期内未见明显缓解趋势。国际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基地组织”等受国际反恐联盟的合力围剿,在西亚的生存空间被强力挤压,向北非和“泛萨赫勒”地区外溢明显。基地组织积极在北非和“泛萨赫勒”地区发展分支机构,直接分部有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索马里青年党、埃及伊斯兰圣战组织、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马里纳塞尔主义独立运动。“伊斯兰国”异军突起后,势力迅速扩张。截至2015年底,在北非和“泛萨赫勒”地区有十几个武装组织宣布效忠伊斯兰国,其中埃及的“耶路撒冷支持者”活动频繁;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已超越“伊斯兰国”成为世界上最致命的恐怖组织。国际恐怖组织积极提供资金支持、信仰支撑、技术培训、组织协调,本土恐怖组织之间合作日趋加强,进行跨国联合行动,二者的“联姻”使恐怖主义国际化趋势明显。蒂朗海峡跨海大桥沟通亚非阿拉伯国家的同时,也将使中东恐怖主义“动荡弧”与马格里布和“泛萨赫勒”恐怖主义活跃地区更紧密地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新的动荡区域。域内及周边国家将面临严重的恐怖主义威胁,世界反恐局势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蒂朗海峡协议前瞻
  
  沙特和埃及关于两岛问题已经协商六年,今年两国政府签署了海上边界协议,虽然协议在埃及国内遭到法院否决,但在两国政府在岛屿争端上表现出了向好趋势。蒂朗海峡跨海大桥的建设,自1988年提出开始,由于种种原因屡屡受挫,今年再次被提出,能否实现仍有待条件成熟。下面就蒂朗海峡协议进行一下前瞻。
  
  两国签署蒂朗海峡协议的有利条件较为充足。
  
  一是两岛主权归属虽有争议但清晰。两岛主权问题始于1950年沙特将两岛给埃及“托管”,在五次中东战争中,经过埃及、以色列及联合国部队的交替控制和战后《戴维营协议》的签署,两岛主权归属逐渐模糊。现在埃及虽然对两岛长期实际控制,但沙特未放弃两岛的主权。根据国际法的条约守信原则和保持占有原则,两岛在埃及实际控制之前已经有合法所有者——沙特,则有效控制原则就不适用两岛争端。埃及政府也就两岛主权问题在国内通过媒体和官员做出了解释,说明了两岛的主权归属沙特。
  
  二是两岛的地理因素有利于协议的落实。首先,两岛位于西奈半岛东南端,距离埃及政治文化中心尼罗河三角洲地区近400公里,间隔沙漠广布的西奈半岛。其次,两岛处于“荒岛”状态,岛上无常住居民,仅有埃及军事哨所和多国观察员部队的观察员驻扎。再次,两岛位于蒂朗海峡中间,是蒂朗海峡跨海大桥建设重要节点,大桥项目的重大利好将是两岛问题解决的重要驱动力。
  
  三是两国之间的相互需求将促进协议的落实。沙特和埃及同为阿拉伯国家,海湾战争以来,两国一直保持了良好的关系,相互交往协作密切。2011年之后埃及局势持续动荡,国内外面临巨大困难,沙特给予埃及大量的经济和社会援助,帮助埃及稳定局势。2015年萨拉曼继任沙特国王之后,沙特的外交政策趋于强硬和积极,企图在伊斯兰世界发挥领导作用,埃及对沙特的支持就显得尤为重要。
  
  四是大国地缘战略转变,中东分权并立,阿拉伯大国要同域外地缘大国博弈,团结协作是大趋势。自从奥斯曼帝国分崩离析以来,欧美大国一直对阿拉伯国家之间的联合充满警惕。“阿拉伯之春”以来,美国实施全球战略收缩和“亚太再平衡”战略,面对中东乱局,急于脱身;欧盟内外多重矛盾交织,难民危机缠身,自顾不暇;俄罗斯出兵叙利亚,乘虚而入,力保地缘政治前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方兴未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域内阿拉伯国家间的地缘、民族、宗教问题破坏了地区和平稳定的基础,导致了国家的碎片化,恐怖主义滋生。域内域外各派势力此消彼长,造成了地缘格局动荡和战略真空。沙特和埃及作为域内大国,构建地区合作区块,优化地缘政治环境,发挥域内国家自我治理作用,是同域内外地缘势力角逐的必由之路。在这个大趋势下,蒂朗海峡协议前景明朗。
  
  蒂朗海峡协议内容的实现将对固有地缘政治格局产生冲击,必要克服国内外不利因素的影响。
  
  一是埃及将面临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的压力。地缘利益相关国家和国内反对派将以“卖岛”为话题,鼓动埃及国内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扰乱埃及国内政治形势,阻碍协议落实。
  
  二是以色列是最大地缘利益相关国,它的反应将产生重要影响。蒂朗海峡协议的落实将对以色列产生巨大的地缘影响:首先以色列的两大阿拉伯邻国将解决纠纷,实现牵手,形成巨大地缘政治压力;其次,埃及和沙特陆路的联通将削弱以色列亚非交通枢纽地位及以色列南部海运港口作用;再次,极端分子将利用便利的交通条件,给以色列加沙地区带来更大的恐怖主义威胁。2005年,以色列曾以将受到更严重恐怖主义威胁为由,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交涉,在最后时刻成功阻止了跨海大桥建设。可预见的未来,以色列同样会以上述理由为借口,阻碍蒂朗海峡协议的落实。
  
  张凯:中国人民解放军61206部队助理工程师。
  

站内推荐

  • 最新文章
  • “聚焦拉美商机”访阿根廷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巴西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哥斯达黎加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秘鲁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玻利维亚驻华大使
Copyright 2008 Public Diplomacy & Culture Exchange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共外交文化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2008 网址:http://www.pdcec.com
电话:+8610-85804320 传真:+8610-85893243 邮政编码:100025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建国路78号 京ICP备15055427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