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土之滨——迈克尔·伊德的创作
时间:2017-12-21 13:28:53   来源: 艺术中国   发布:公共外交网

迈克尔·伊德,野苹果森林,152.4 x 182.9 cm,布面蛋彩画及23k金叶,2016 ©2017迈克尔·伊德,致谢否画廊


迈克尔·伊德的工作室像是一个小型的藏珍阁,一个包罗万象的微型宇宙,自然历史、地质学、考古学、宗教历史遗物和艺术品交织在一起,成为个人精神世界的舞台。恣意生长的翡翠木盆栽下有中国式的凉亭和垂钓老者微雕,“人去楼空”的鸟巢中躺着一小片纸。伊德亲手做的白色木架上,不同色彩和大小的火山石和卵石井然有序,窗台前是棱角分明的矿石和水晶石。画架前,一只园丁蛇褪下的皮小到可以轻松置于掌心,死去的鱟留下躯壳,它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动物之一。这些四处收集来的物品,跳跃在伊德的脑洞之中,有时会进入他的画面,和植物图鉴、神话故事、朋友用iPhone随手拍得的真实植物照片一起成为灵感来源。除去让人眼花缭乱的物品外,伊德亦有丰富的藏书,从中国的宋元书画图册,到19世纪的蕨类鉴定手册,雷切尔·卡森的初版《寂静的春天》,浮世绘图鉴,世界文化社全套日本史,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创作。


迈克尔·伊德工作室,伊丽莎白基金会,纽约。摄影:Eugene Neduv,©2017迈克尔·伊德,致谢否画廊


伊德采用传统的蛋彩画技法,使用手磨的天然颜料,调入蛋黄,有时也会加入蛋清、亚麻籽油、清水、薄荷油等调制出不同的效果。传统的蛋彩画家,使用软笔勾勒线条,而为了表达出树枝的力度和动势,伊德用钢笔蘸蛋彩颜料勾勒轮廓。他从世界各地收集来三千多只钢笔尖,许多老厂牌早已不复存在。伊德将未用过的钢笔尖分门别类,也将用过的笔尖悉数保留,成为一个特殊的收藏。蛋彩画也盛行于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们通常也是全面的学者,博物致知。伊德像是生活在当代的文艺复兴艺术家,建立起室内的微观藏珍阁,通过艺术创作掌控自行创建的世界。


迈克尔·伊德,月圆,101.6 x 76.2cm,布面蛋彩画及23k金叶,2016 ©2017迈克尔·伊德,致谢否画廊


伊德的世界,基于自然的疆域。自然出于无限循环之中,生命和死亡是因果轮回的一部分。在土壤之上,植物萌芽、生长、开花、结果、凋谢、重生,一平方米的土地之上每天都有一个宇宙的诞生与覆灭。伊德在画面中创造出一个涅槃中的理想世界,在这里,轮回停止,万物悬停在完美的静止状态。2010年,迈克尔·伊德开始研究和描绘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新疆交界处天山的一片果树林,这片苹果树林有300多种野生果树,包括苹果、梨树、李子树、樱桃等。植物学家称之为基因伊甸园,现存苹果树的基因都可追溯于此,大概是来往于古丝绸之路的贸易者们将它们散布各方。但由于人类的扩张,苏联解体,缺乏资金支持等原因,过去的五十年内有百分之九十的树木被毁,树林濒临灭绝。[ Josie Glausiusz,“Apples of Eden: Saving the Wild Ancestor of Modern Apples,” National Geographic, 9 May 2014.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apples-of-eden-saving-the-wild-ancestor-of-modern-apples/]了解这些后,伊德开启了新系列“野苹果森林 -生命之树”的创作。


迈克尔·伊德,金栗树,30.4 x 40.6cm,布面蛋彩画及23k金叶、铜铝叶,2016 ©2017迈克尔·伊德,致谢否画廊


近两米的《野苹果森林》(2012)描绘了水边的苹果树林,盘根错节的苹果树延伸到画面之外,伊德在创作时刻意不用草稿,直接在白底上绘制出一只只苹果,用一种直觉的方式让形态缓慢而有机地蔓延开来,仿佛自然本身的生长过程。如伊德在自我陈述中所言:“缓慢地发展一种视觉语言,我的目标是在每张绘画中保持形式的韵律感。[ Michael Eade,“Artist’s Statement, The Wild Apple Forest,” 2014.]”在构图上,伊德参考了克罗德·洛林(1600-1682)、丢勒(1472-1528)、鲁本斯(1577-1640)、王翚(1632-1717)等人的风景画创作,而不同于传统的蛋彩画技法,他在画面中刻意留出大片留白,使得白色的轮廓也充满观看和欣赏的趣味,也创造出一个架空现实的乌托邦。完成基本的构图后,伊德又在苹果上施以22k-23k金叶,一些苹果树落在地上,但并没有腐烂,依然保持着闪闪发光的完美状态。金苹果的意向出现在世界各地的神话传说中,在伊德的画里,它暗示着伊甸园。而观者可能也会想到金苹果事件——希腊神话里三女神为“最美女神”的称号而争抢的宝物。生命之树看似停留在完美的状态,但也隐藏着不安,伊甸园将沦为失乐园,而金苹果间接引发了特洛伊战争。同样的,伊德所表现的净土的灵感来源也是脆弱的,在人类的干扰下逐渐消失。在“野苹果森林 -生命之树”系列其他的创作中,如《满月》(2016),《金栗树》(2017)等,伊德又加入了梨和栗子等果实,也都施以金叶,它们似乎都存在于一个时间静止的世外桃源。这些乌托邦一般的风景通常在水边,水和陆地的交界处有蓝色点彩,仿佛水面在未知的光源映照下微微发光。在伊德的画中,水隐喻青春之泉。16世纪,西班牙探险家胡安·庞塞·德莱昂为了寻找传说中能使青春永驻的不老泉踏上佛罗里达半岛,却在和印第安人的交战中丧生。对永生的向往一直存在于人类历史和神话传说中,正因为追寻不得才会始终回响。就像乌托邦(Utopia)一词的希腊词源意为“不存在的地方”,后来与英语同音词优托邦(Eutopia)混淆,表示“美好之地”——美好之地既是不存在的地方。


迈克尔·伊德,马尾藻枝,64.3 x 39.4 cm,日本手工纸上浮雕木版画,2014 ©2017迈克尔·伊德,致谢否画廊


2014年伊德第二次获得罗伯特·布莱克本版画工作室奖助金,研究木版画创作,他大量阅读日本屏风画和浮世绘画册,创作出《马尾藻枝》(2014),一件双色套印的日本手工纸上浮雕木版画。版画创作和相关研究也影响到他的蛋彩画创作,他开始借用中国画和日本画的许多图示和技法,在构图上更讲究虚实结合。2016年开启的新系列“哺木”来源于森林生态学的概念——死亡的的树木倒下后逐渐腐烂,被苔藓覆盖,却变成滋养新生命的温床。哺木成为一个自我循环的生态系统,倒下的树木可能会腐烂几十年,在此过程中继续贡献能量,为附近的植物和动物提供养料,日出日落之间,死亡滋养新生。伊德的画中,哺木被镀上金叶和铜铝叶,突出了它的象征意义——一个生命循环的参与者和贡献者,对当下有特别重要的象征意义。这个系列也延续了伊德对雕塑、陶瓷、版画等不同媒介的探讨。2005年他曾受邀为爱马仕纽约的麦迪逊大道旗舰店设计商店橱窗,最终在橱窗呈现雕塑包括一系列树木形态的铜浮雕,和塞拉比斯(Serapis),一只有三只头的野兽,灵感来源于希腊时代的埃及神祇,三只头分别代表着逝去的过去、现在和预知的未来。他为“哺木”系列重新思考雕塑的语言,用纸——一种极简和轻便的材料在否画廊创作出一件特定场域的哺木,悬挂于百年历史的褐石建筑中,和建筑细节相呼应。伊德同时也与陶瓷艺术家埃里克·多尔金合作,在格林威治陶瓷工作室烧制出一系列白色陶瓷,以哺木的形态为灵感,可种植真实的植物,成为一个生长的雕塑。


迈克尔·伊德,日落与镀金哺木, 27.94 x 27.94 cm,布面蛋彩画及22k金叶,铜铝叶, 2017 ©2017迈克尔·伊德,致谢否画廊


“哺木”系列与“生命之树”系列一脉相承,此中的世界悬停在完美的静止状态,美得让人屏息,但也充满脆弱和不安,充满了潜在的争斗,和生死的循环。由此而言,伊德的艺术正如土壤本身界定的疆域。率土之滨,一切源于尘土,终归于尘。


迈克尔·伊德工作室,伊丽莎白基金会,纽约。摄影:Eugene Neduv,©2017迈克尔·伊德,致谢否画廊

迈克尔·伊德工作室,伊丽莎白基金会,绘画参考的小蛇标本,纽约。摄影:Eugene Neduv,©2017迈克尔·伊德,致谢否画廊

迈克尔·伊德工作室,伊丽莎白基金会,绘画参考的植物图鉴,纽约。摄影:Eugene Neduv,©2017迈克尔·伊德,致谢否画廊

克尔·伊德在工作室,伊丽莎白基金会,纽约。摄影:Eugene Neduv,©2017迈克尔·伊德,致谢否画廊


站内推荐

  • 最新文章
  • “聚焦拉美商机”访阿根廷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巴西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哥斯达黎加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秘鲁驻华大使
  • “聚焦拉美商机”访玻利维亚驻华大使
Copyright 2008 Public Diplomacy & Culture Exchange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共外交文化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2008 网址:http://www.pdcec.com
电话:+8610-85804320 传真:+8610-85893243 邮政编码:100025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建国路78号 京ICP备15055427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7号